第十七章 全真剑法_长生从全真开始
小牛吧 > 长生从全真开始 > 第十七章 全真剑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七章 全真剑法

  木剑紧握,徐天涯立在演武场上,双眼微闭,缓缓回忆起自己所习的第一剑七式起来。

  这七式分别为张帆举棹、柔橹不施、小楫轻舟、苕溪垂纶、扁舟一叶、大江似练、沧波万顷。

  这些招式,若是细细琢磨,可以发现,竟然都与江河有关。

  就比如第一式‘张帆举棹’和第二式‘柔橹不施’。

  这两个成语都来自于一句唐朝时期的词,第一句是:五里滩头风欲平,张帆举棹觉船轻,柔橹不施停却棹,是船行。

  这句词的意思是,五里滩头的逆风逐渐停歇,张开风帆,举起船桨,却感觉到船变轻了许多。顺风扬帆,乘风破浪,不用船桨和柔橹,船却前行。

  通过这句词,再理解‘张帆举棹’和‘柔橹不施’这两招式就简单许多了。

  借助风力,顺势而为,取顺风之意。

  而剩下的几招,‘苕溪垂纶’指的是垂钓时使用的挑劲;‘小楫轻舟’和‘扁舟一叶’指的是小船在江河里前行,但也有仅凭一叶扁舟,便可以横渡大江的气概。

  第六式‘大江似练’和第七式‘沧波万顷’都是取得波澜壮阔之意。

  这七式,由船桨柔橹,到垂钓扁舟,再到长江大海,全部与江河有关。

  习练了这第一剑七式之后,徐天涯也总算是亲身体验过了为什么习武还需要识文断字,还要研读各家典籍。

  没有一点文化修养,连招式的意思都弄不懂,就算剑式练得再熟,也不过是空有其形。

  而当明白了这几招的意境,再按照剑法的招式路线去舞动,就有种融会贯通的感觉。

  唰……

  一道剑光闪过,随风而行,又陡然切开风势。

  又是一剑刺出,如同船夫划桨一般,恰到好处的拨开水流。

  长剑横挥化作一道匹练划破长空,如同浩荡大江倾泻而下。

  最后又好似烟雨朦胧,悄然无声。

  七式剑法使出,周围空气涌动,徐天涯持剑而立,腰板挺得笔直,木剑握在手中,竟然有着丝丝颤音。

  “呼。”

  徐吐出一口气,只感觉到胸口畅快无比,心中也被这意境所感染,有种波澜壮阔的气概。

  “嗯?”

  持剑而立,徐天涯突然感觉有些不对,自己刚才是完整的将这一剑七式使了出来?

  要知道,之前虽然将这几招剑式都练得纯熟无比,但也仅仅是剑式纯熟,发劲要领,招式衔接,却始终不得要领,难以达到剑法中混圆如意的层次。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下,你心中应该有所体会吧。”

  李志则走上前,笑吟吟的看着徐天涯,道:“你领悟能力不错,本以为你还需要数月时间才能体会到这一剑七式的精髓,没想到这么快你就体悟到了。”

  “我全真剑法,重意而轻于形,每一招一式都有其独特的含义,若是拘泥于招式套路之间,一辈子都难有成就。”

  “你第一剑七式已经入门,且感悟到了其中玄妙,那全真剑法剩下的剑式,你也有资格修习了。”

  说完,李志则长剑出鞘,再次看向徐天涯,道:“我来演练一遍全真剑法,你切要细细观看。”

  随着李志则的话音落下,他的气势陡然发生了变化,身形微动,却给人锋利的感觉,如同一柄长剑,蓄势待发。

  嗖。

  李志则倏忽之间,刺出一剑,剑光闪动,如同平地间出现一道闪电。

  而后他持剑后撤一步,复又再次刺出,这次长剑变慢了许多,但是却带着些破空声。

  李志则握着长剑,侧身横扫,剑光化作一条匹练,将空气切开,凌厉无比。

  一招大江似练斜剑刺出,汹涌澎湃之意扑面而来。

  一招扁舟一叶化作狂风暴雨,又巍峨不动。

  一剑,两剑,三剑……

  近在咫尺,一剑一式的显露徐天涯眼前,直到将全真剑法七剑七式全部使了一遍。

  演练完以后,李志则将长剑收回,脸不红气不喘,看向徐天涯说道:“这就是全真剑法的全部招式,你刚才看了一遍,记住了多少?”

  徐天涯这才从这凌厉的剑法中缓过神来,回道:“弟子不才,因而只记住了寥寥数招。”

  李志则哈哈一笑,说道:“无妨无妨,时间还长得很,你可以慢慢学。”

  说完,李志则瞟了一眼徐天涯手中的木剑,笑着说道:“等你将全真剑法所有剑式都掌握纯熟了,剑法正式入门,你就可以去百锻堂将木剑换了。”

  听到这话,徐天涯神色惊喜,连忙问道:“真的嘛,剑法入门就可以?”

  “对,剑法入门,通过考较,你就可以去让百锻堂让他们替你量身定制一柄长剑。”

  李志则点了点头,道:“有目标可以,但千万别好高慕远,剑能伤人亦能伤已,剑法不纯熟,用剑伤了自己,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弟子明白。”

  徐天涯心中一凛,连忙抱拳应道。

  …………

  接下来大半月时间,徐天涯每天一到习武时间,就跟随在李志则身旁,修习着全真剑法的剑式。

  一直用了近半个月,徐天涯才将所有剑式学会,当然,也仅仅是学会,就连招式都没练得纯熟。

  在学会剑式之后,徐天涯驾轻就熟的窜进了藏经阁,研读起藏经阁中不少剑术心得还有一些与剑式相关联的典籍道藏起来。

  这一琢磨,就是两个多月时间,才堪堪将这门全真剑法入门。

  两个多月时间入门全真剑法,倒是让李管事诧异不小,考较确认之后,也是连连称赞徐天涯剑法天赋不错……

  九月初八,重阳节前一日,也是全真拜山大典开始的前一天。

  夜晚,明月高悬,繁星漫天。

  全真后山,巨石之上,剑鸣阵阵,全真剑法七七四十九式于这巨石之上展现而出,剑法虽凌厉,但若有剑法高深者在此,也可明显看出剑法的生涩之处,或者说,剑法之中,有一部分剑式还只是徒具其形,而无其神。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