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长空_长生从全真开始
小牛吧 > 长生从全真开始 > 第十八章 长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八章 长空

  约莫一盏茶时间,剑鸣声才停止,徐天涯持剑而立,双眼微闭,适才演练剑法时的场景再次于脑海中闪烁。

  许久,才缓缓睁开眼睛,正欲迈开步子之际,一声碰撞声陡然响起。

  只见手中木剑,俨然已经残缺,巨石之上,一截断剑映入眼帘。

  “呼……”

  深吸了一口气,徐天涯将这截断木剑拾起,才迈开步子,身形也缓缓消失在黑暗之中。

  “徐大哥。”

  刚走进火工殿,张添便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徐天涯身前。

  “怎么了?”

  停下步子,徐天涯疑惑的看了一眼张添。

  “给,徐大哥,你的剑。”

  张添一把举起手中的带鞘长剑,满脸兴奋的指着这把长剑。

  “徐大哥你的剑,管事替你拿回来了。”

  锵……

  一声剑鸣,长剑抽出寸许,月光之下,剑锋闪烁着点点寒芒,剑柄处,两个小字显露在两人眼中。

  长空!

  “徐大哥,你这剑名真好听,等以后我去百锻堂铸剑,你也帮我取个好听的名字。”

  看到这柄长剑,张添满脸羡慕之色,他虽然早已成为正式弟子,但限于年龄,身体还未完全长开,没办法量身定制剑器,故而看着徐天涯拿到真剑,张添也是羡慕得很。

  注视着剑柄处的长空二字,徐天涯嘴角微扬,随后才缓缓的回了一句。

  “好,到时候一定帮你取名。”

  张添挠了挠脑袋,又问道:“张大哥,这名字有什么含义嘛,”

  “含义……”

  听到这话,徐天涯神色不禁一笑,拍了拍张添脑袋,笑了笑道:

  “哪没什么特殊含义,只不过是在古书上看到的,觉得比较好听而已。”

  “哦,那好吧,徐大哥你先忙,今天经文考较我又没过,管事罚我抄写十遍,我还没写完呢。”

  看着急急忙忙跑开的张添,徐天涯不禁一笑,年岁不大的入门弟子都是这般,心性不定,和后世的少年并没有太大区别,若是排除武学原因,和他们一起也挺舒服,不用想太多。

  张添离去,徐天涯不禁再次看向手中长剑,聚焦良久,却是突然一笑,长剑归鞘,洒脱的笑了几声,迈步走进房间。

  ……

  九月九,重阳节,虽然这个节日与全真祖师王重阳没有丝毫关系,但这一天,却也被定为全真拜山大典的举行日期。

  在这一天,各地赶来拜师的人汇聚在终南山下,而全真派,则会设下种种考验,通过者,便会被收为全真入门弟子。

  这种盛况下,对山上的全真弟子而言,自然得郑重对待。

  天还未亮,那重阳殿前的钟声提前敲响,安静了一晚上的终南山,也沸腾起来。

  按照预先安排好的事情,几乎所有全真弟子都忙碌了起来,火工殿弟子破天荒的没有进行早课,提前用过早食,众入门弟子便皆在院中等候着。

  按照预先的安排,会有一名师兄前来带领众火工殿入门弟子前往山下,维持拜山大典的秩序,或者说,向世人展现全真弟子的风采……

  “呼……”

  院中角落,徐天涯默默的扎着马步桩,凝心静神,胸腔随着呼吸起伏,俨然又沉浸在了武学之中。

  勤能补拙,上山近一年,徐天涯早就发现,自己虽然悟性不错,但论身体资质,自己与那些经过重重考验的入门弟子相比,差距绝对不小,之所以自己目前还能跟上武学修炼进度,甚至还有所超出,靠得就是一个勤字。

  当然,这也和不少入门弟子年岁还小,心性未定有关联,就好比那张添,论资质绝对是数一数二,但年岁较小,心性如孩童,干什么都静不下心来,李志则也是为此操透了心。

  心中杂念一闪而过,徐天涯静心凝神,呼吸平缓悠长,整个身躯也慢慢的变的暖洋洋起来。

  “你们都给我起来,排好队!”

  突然间,一道尖锐的声音打破了院中的安静,众人的目光也都立马被这声音吸引过去。

  伴随着这道尖锐声音,一少年模样的道袍身影走进了院中,少年穿着一身崭新道袍,神色之间隐隐透露着高高在上的感觉。

  “我乃长春真人门亲传弟子尹志平,现在,奉掌教师伯旨意,领尔等下山,维护拜山大典秩序……”

  “龙骑士?”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徐天涯不禁好奇的看向尹志平,这位受尽无数人怨念的龙骑士。

  年龄尚小,约莫十三四岁的模样,相貌看上去有些阴柔,配合着发育期的公鸭嗓,还有那学着成年人指点江山的模样,看上去着实有些滑稽。

  打量了几眼,徐天涯便收回了目光,神色中也露出了一丝思索之意。

  原著徐天涯从未看过,但原著改编的电视剧倒是看过几次,只是因时间太长,对大部分剧情都有些不太记得了,只模模糊糊的记得一些大概剧情脉络。

  徐天涯记得,在那大漠之中,好像尹志平去找过郭靖,还打了一架。

  看尹志平现在这个年纪,肯定是不可能被派下山让他独身一人跑到大漠去的,那么,这样看来,射雕的剧情,应该至少还有几年时间才会开始……

  思绪转动,徐天涯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若是等到那传说的小龙女出场,自己岂不是已经成了一个中年大叔了……

  脑补了一下那时候的场景,徐天涯突然咧嘴一笑,到那时候,自己要还是现在这般只是个无名小卒,那自己可以找块豆腐撞死了……

  全真门规森严,且尹志平又有掌教真人旨意存在,一通说教下来,火工殿众弟子也就老老实实的列队跟随在尹志平身后,朝山下而去。

  一路上,随处可见忙碌的全真弟子,清理落叶蛛网的,还有负剑而立的,也有忙着点香供奉的,种种场景,倒是让一众火工殿弟子看开了眼。

  毕竟入门分配之后,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在晋升至正式弟子之前,几乎都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转悠,甚至有的入门弟子,从上山,到下山,五年时间,都没到过全真其他地方。

  就连徐天涯自己,上山也快一年了,除了去过同处后山的百锻堂还有藏经阁,其他地方,还真没见识过。

  就连在全真派中所有弟子都耳熟能详的重阳殿,也只是远远的看过,从未踏足过……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