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没叫亏(加更5/9)_精灵之天王的冠军之路
小牛吧 > 精灵之天王的冠军之路 > 第217章:没叫亏(加更5/9)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7章:没叫亏(加更5/9)

  这一天梅雨桐的心境经历了过山车一般连续的大起大落!

  先是觉得不跟着陈牧一起遭罪简直太明智了;

  可随后听闻肖璐的大针蜂一天半学会“替身”又酸的心里恰柠檬,后悔了觉得要不还是跟好姐妹同甘共苦吧。

  再然后陈牧的剑光差点没把她给吓傻了。

  让她顿时觉得此事似乎还需从长计议……

  不一会儿急救医生去而复返,看向陈牧的眼神好似生无可恋,一到场就非常熟练的使用工具药物展开了急救,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任谁短时间内来第四趟看到的还都是一模一样的剑伤都不会想多说话。

  随后医生救治完走了。

  梅雨桐有预感,他不会走远的……

  随即陈牧再次来到场地中央。

  而这次他点出列的精灵是甲贺忍蛙!

  梅雨桐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他对自己的精灵也这么狠的吗?”

  和勇吉拉不同,甲贺忍蛙非常平静的站到了主人面前,好似看破红尘、心如止水。

  没办法,都习惯了……

  随后“唰”的又是一道奔雷般的剑光闪过,吓得梅雨桐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半步。

  第一次甲贺忍蛙也一样没能使出“替身”。

  不过他的表现要比勇吉拉好得多,最后关头及时后撤步,避开了被一剑开膛破肚。

  只不过陈牧依旧不满意。

  “去自己涂一下伤药,然后过来我再讲解一遍技能要点,待会儿继续。”

  光躲开是没有用的。

  这一剑还会继续!

  梅雨桐木然的看着甲贺忍蛙淡定的回到场边,上药、包扎,一言不发,仿佛还在思考和推敲技能。

  “这一人一精灵都不正常吧?!”

  梅雨桐的内心在咆哮。

  十几分钟后,缓过劲来的甲贺忍蛙回来听课,听完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接着重新回到陈牧面前的位置。

  这一刻就连场边看着的两女都为甲贺忍蛙捏了把汗。

  陈牧依然是淡定的双手握剑,脸上毫无慈悲。

  踏前一步,剑出如虹!

  “唰!”

  “砰!”

  接连两声响重合到一起。

  等众人回过神时才发现,甲贺忍蛙此时已经疾退到了十几米开外!

  留在原地被陈牧斩碎的只是一具正在褪色的替身。

  技能“替身”,成了!

  “卧槽?!”

  此刻梅雨桐的心境迎来了今天的第三次反转!

  短短十几分钟内,第二次尝试,一个全新的技能,就这么练成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

  真的有这么丝滑吗?!

  她心里的小人不禁又开始恰柠檬了。

  明明不久前才觉着此事应当从长计议,结果现在见到这一幕她又动摇了。

  这份惊人的效率,究竟值不值得自己跟着赌一把呢?

  她还目前没有肖璐那样紧迫的压力,她还年轻,尚能再打好几年2v2才需要面临退役。

  按部就班的跟随战队教官的指导走一样能平稳的提升精灵实力。

  究竟要不要冒险跟着陈牧赌这一把?

  她一时间犹豫了。

  而另一边,肖璐则早已抱定了孤掷一注的决心。

  在甲贺忍蛙熟悉完这一招式后,她果断把自家大王燕又给推到了场中。

  剩下最后一只参与特训的六尾在场边看得瑟瑟发抖。

  他试图找好友伊布寻求安慰,求伊布阻止那个魔鬼般的人类继续施暴。

  结果小伊布却反过来斗志昂扬的给他加油鼓劲,鼓励他不要怕,勇敢的上。

  六尾退后了两步,表情中写满了“小老弟,你有问题!”

  好在最后,陈牧还是放过了六尾。

  他砍精灵也不是盲目砍的,有考虑每只精灵的具体情况。

  六尾目前还是初始形态,且只有一段进化,对他而言现阶段积攒能量赶紧进化才是头等大事,对技能和战力的补充先缓一缓也不要紧。

  得知这一消息的六尾那一刻不禁有种劫后余生般的庆幸。

  并且暗暗发誓进化之后一定要第一时间通过其他渠道学会“替身”!

  不过正所谓福祸相依、世事难料。

  这天后来那些被砍成濒死也没练会“替身”的精灵们一个个都去养伤了,只留下六尾一只,被陈牧一直安排操练到晚上,累的差点虚脱……

  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支付了代价。

  而在此期间梅雨桐一直陪着肖璐在看着、犹豫着,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第三天一早,肖璐再次被“冰冻之风”叫醒,满脸幽怨的爬起来,迎着冬日突然降临的寒潮继续开始晨练。

  说了这是日常,自然每天都是如此,风雨无阻!

  就这样一连坚持了五天,到这个周末,陈牧终于暂时放过了肖璐。

  因为这天他有事。

  战队通知他,还去签合同了。

  这也意外着他正式从青训营毕业,即将迈入职业赛场!

  前年才刚由梅雨桐创下的青训营最速毕业记录,这么快便被陈牧给大幅刷新了。

  与此同时战队也一并通知了急冻鸟传媒那边的代表。

  陈牧久违的又见到了自己的经纪人林忆柔。

  见面后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唤了一声,“柔姐。”

  说起来这位经纪人过去真的帮了他很多,在他穿越后最迷茫的时期带他熟悉了新时代的网络世界,教会他很多网络时代的常识和忌讳。

  在他忙于训练时一直都是林忆柔在帮忙运作着他的各类账号。

  很多时候林忆柔帮他做的已经超出了一个经纪人该有的职责。

  所以他叫“柔姐”一直叫的心甘情愿。

  而如今他即将成为职业选手,战队这边正在考虑花钱收回他的直播、代言等权益。

  他和柔姐的这段缘分似乎也将到此为止了。

  林忆柔笑着应下了他的招呼,感慨道:“真想不到你竟然真的这么快就成了职业选手,如今看来当初的合同签的还是保守了呀。”

  当初急冻鸟传媒以为陈牧就算去走训练师路线起码也需要在青训营里待上三四年。

  青训营学员自由时间还是很多的,同时经济负担也不小,正适合他们压榨……咳,合作。

  所以才签下的那份对赌协议。

  谁曾想陈牧这小子不走寻常路,这才一年多点,竟然就直接从零开始踏入职业圈了!

  这简直惊掉了一群人的下巴。

  陈牧有些担忧道:“你们不会不愿放手吧?”

  陈牧此前只给急冻鸟传媒打工了一年,如今势头正盛,代言却还没接几个,站在对方角度来看,这时候放手明显是有点亏的。

  不过林忆柔却笑着安慰了他。

  “放心吧,你的崛起已经让姐姐成为业内传奇经纪人了,姐姐不会坑你的。”

  对于战队来说一个选手的直播和代言权如果不在自己手上,那这个选手的商业价值就不免大打折扣,保不齐以后就会因为这事把人按到冷板凳上去。

  林忆柔说这话就代表她不会故意卡陈牧的合同。

  虽说要价不可能随便防水,但至少代表着有的谈了。

  闻言陈牧终于松了口气,真诚的道了句,“谢谢柔姐。”

  当初见面之初就改口叫柔姐,现在看来真没叫亏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