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阿门_精灵之天王的冠军之路
小牛吧 > 精灵之天王的冠军之路 > 第214章:阿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4章:阿门

  在陈牧发问的第一时间肖璐就将他的话同步转述给了擅自停下来的那几只精灵。

  然而得到的回应却是无视。

  一年收服多达十几只精灵的弊端在这一刻再度显现:这些精灵中有很懂对肖璐这个主人的认可度着实不高,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当陈牧走过去的时候,性格最差的犬科精灵黑鲁加甚至站起来呲起牙,发出示威式的低吼,嘴角喷出灼热的火苗。

  陈牧笑了笑,“有力气冲我吼说明体力还没压榨干净啊,为什么停下不跑了?”

  见陈牧对这些精灵的威胁无动于衷,梅雨桐和肖璐率先发声,“小心啊!!”

  她们俩还在担忧陈牧的安危呢。

  而一旁围观的甲贺忍蛙和小乘龙一行已经开始默哀了。

  愿这只黑鲁加生命力顽强,阿门……

  下一刻,梅雨桐和肖璐两女今日有幸见证了陈牧拔剑后的战力!

  他今天特意把独剑鞘都背过来了,哪里还会给这些精灵叛逆的机会?

  在黑鲁加忍不住喷火的一瞬间陈牧启动了!

  瞬间滑步侧身躲开技能“喷射火焰”的攻击,接着近身左手一记勾拳打在黑鲁加侧脸,直接把这只黑狗子的脑袋打出波纹般的震荡,头一歪,整个身子都跟着飞了出去。

  接着剑光一闪!

  “蹭”的一声,独剑鞘欢快的出鞘,时隔多日再度发威,用技能“劈开”一剑劈碎蜥蜴王攻过来的“叶刃”。

  接着陈牧再一脚直踹将蜥蜴王踢飞出去足足五六米远。

  “吼!”

  同样在此地休息的波士可多拉坐不住了,站起来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以为自己两米多高、怪兽般的体型和狰狞的犄角利爪能吓住面前的人类。

  只可惜陈牧连一秒都没有犹豫,在他刚起身就转头盯上他,瞬间近身,一剑破开他肚子的角质盔甲,接一脚将裂纹大幅扩大,踹的这只刚直立起来的大怪兽刚吼第一声就向后坐倒在地。

  要不是波士可多拉背后还有条尾巴,他这会儿已经四仰八叉躺地上了。

  坐倒之后波士可多拉高度降低,陈牧得以抬手抓住他头顶的犄角。

  接着左手拎着他的角把头往下按,同时右膝猛的向上顶。

  “砰”的一声巨响,波士可多拉下巴处的角质盔甲也碎了。

  松开他的角,陈牧反手将剑架在波士可多拉脖子上,回头看向肖璐。

  “问下他们,现在还能跑吗?”

  梅雨桐和肖璐停在后方十几米处,齐齐咽下一口唾沫,一副三观大受冲击的模样。

  啊这……

  我们是不是看错了什么?

  两女此刻看向陈牧的眼神前所未有的陌生。

  这还是那个成天被梅雨桐捏脸掐油掀衣服拍照的俏正太吗?

  见两女迟迟没有动静,陈牧皱眉,又重复了一遍。

  结果这次甚至都不需要肖璐转述了,她这个主人还没开口,那边爬起来的黑鲁加和蜥蜴王已经连滚带爬的窜出去,跟上了还在绕场跑步的大部队。

  精灵也是有智商的,俗话说生死之间有大智慧,求生欲在这个时候成了最好的翻译。

  身前被独剑鞘抵着脖子的波士可多拉战战兢兢的看着他,小心翼翼的伸爪子敲了敲他的剑脊,然后又用小短手指了指那边跑步的精灵。

  随后陈牧收剑,他立刻爆发出平生最快的速度四足着地爬了过去,跟上大部队后这才重新直立起来,开始跑步。

  肖璐呆呆的看着,满脸怀疑人生的表情。

  这仨精灵这副乖顺的模样过去在她这个主人面前可从来没表现出来过。

  陈牧见状将剑刃归鞘,冲她耸了耸肩,“Emmm,看来是不需要你转述了。”

  肖璐只能傻傻的应声,“是的呢。”

  ……

  又过了几分钟,陆续有精灵真的跑不动了,他们停下来时看向陈牧的眼神都显得瑟瑟发抖。

  肖璐面无表情的帮他们一一翻译。

  “他们说……真的跑不动了,这次决不是装的,求求别动手,有话好说。”

  十几只精灵对着一个人类求饶,说有话好说,这场面肖璐真的是平生第一次见。

  世界观都被刷新了呢……

  陈牧点头,随即在肖璐帮忙安抚的情况下走上去一只只的查看这些精灵的状态。

  最后他选出了四只精灵:“就这些吧,这些你可以优先培养。”

  肖璐跟着他一路看过来,很诧异陈牧选择的依据是什么。

  “为什么是他们?”

  这四只精灵分别是:大针蜂、大王燕、勇基拉和一只冰系的六尾。

  他们既不是这些精灵中现有战斗力最高的:像蜥蜴王、波士可多拉这样的最终形态精灵陈牧都没选,反而选了勇基拉和六尾这两个还差一段进化的幼年精灵。

  同时他们也不是潜力最好的:这十几只精灵里还有肖璐花重金买的一只卡蒂狗,其进化形态风速狗可以说是准神以下潜力最高的精灵之一了,在某平行世界的游戏里种族值高达555!

  但陈牧也没选。

  反倒是挑选出来的大针蜂和大王燕种族值都不算高,500都不到。

  属实是让肖璐没看懂。

  这个时候陈牧将累瘫了的大针蜂抱了起来,递给了肖璐。

  “她应该不是你近一年内收服的吧?我猜她跟你很久了,只是一直不怎么受重视。这次所有精灵中她是把体力压榨的最狠的,应该早在两分钟前她就力竭了,但她始终还在坚持飞,一直撑到了最后一个停下,而且我过来的时候她没有在发抖。”

  肖璐接过这只完全脱力的大针蜂,隐约间似乎明白了陈牧的意思。

  大针蜂没有因为陈牧的靠近而发抖,说明她不是因为害怕陈牧才这么拼命的。

  她恐怕……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证明给主人看,以此来祈求主人再看她一眼。

  这是肖璐很早以前的初始精灵了,在还没有成为职业选手的时候,谁还不是靠大针蜂这种便宜货打拼的呢?

  “我的培育思路跟那些教官不一样,在我看来精灵的意志力、服从度和忍耐极限比资质更重要,这四只精灵是这次测试中把自身体力压榨的最彻底的,而且全程没有抗命、没有叛逆,所以他们适合我的培育方法。”

  陈牧一只只查看这些精灵最后的状态,就是要分辨他们究竟把自身体力压榨到了何种程度。

  跑不动也是分很多种的。

  累喘、累瘫和累晕过去,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肖璐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

  只是一时肖璐还是有些不解。

  “你说意志力和服从度很重要我能理解,可为什么忍耐极限也要纳入考量标准?比赛中很少有需要考验这个的时候吧?”

  她的想法显然还停留在擂台赛阶段。

  听到这个问题,一旁围观的甲贺忍蛙和小乘龙不禁又开始默哀了。

  哎,这些精灵明显还不知道落入主人手中之后接下来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忍耐极限真的很重要,很快你们就会懂的,阿门……

  陈牧回头冲肖璐爽朗的一笑。

  “不,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一旁的小六尾还冲着陈牧讨好的叫了两声,可能是觉得这个人类的笑容很好看、很亲近。

  甲贺忍蛙和小乘龙见状纷纷朝他投去同情的目光。

  多么懵懂而可怜的孩子啊。

  阿门……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