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听见_木叶之日向吊车尾
小牛吧 > 木叶之日向吊车尾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听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八十六章 听见

  真一乘坐着小黄鸭,化成一道金光,闪电般赶回了木叶。

  和前往雨隐村相比,返回的速度,比赶来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等到真一安然无恙的降落在工厂中,这一来一回,附带毁灭了雨隐村,竟然还没用上一个时辰。

  感知到屋内只有自己的本体在,真一迅速的切换回来,将雷遁克隆体收好。

  “我竟然越来越冷血了。“

  看着器皿里大筒木舍人的鲜血,真一忍不住叹了口气。

  虽然考虑到雨隐村的天气,但真一仍然没有想到麒麟会产生这么可怕的威力。尤其是施加了仙术的麒麟,查克拉已经从主导地位,变成了引爆炸药的信子,天地伟力被真一搅动,那种可怕的破坏力,是忍者根本无法抵挡的灾难。

  哪怕是长门那个等级的忍者,面对漫天的落泪,也只能保证自己,无力顾忌雨隐村的其他忍者和平民。

  利用着对雷电的感知力,真一心里清楚,自己的一击之下,恐怕雨隐村除了寥寥几个强者外,剩下的生命,全部灰飞烟灭了。

  真一不由得沉默起来,屠杀了日向宗家,亲手杀死了日向日足,为了抢夺大筒木舍人的基因,利用麒麟将雨隐村覆灭,真一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方向,甚至因为手上的生命太多,深深的自责起来。

  “成神的目的是什么?”

  真一小声的呢喃起来。

  获得转身眼,打破笼中鸟,实现血迹网罗,进入六道模式,这一切的一切,真一最初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掌控自己的命运。

  但走到了这一步,真一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将得到的血液储存好,真一犹豫了许久,只觉得心乱如麻,索性放弃了实验。

  “好久没有回家了啊。”

  想到整天躺平,无所事事的父母,真一心里忽然很是想念。

  这么久都没有回家,大部分原因是自己的宅邸,距离雏田家太近,尤其是现在雏田跟着日向玲学艺。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真一早早的拒绝掉了雏田的心意,更是下意识的和雏田拉开了距离。

  今天不知怎么了,真一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是想要回家。哪怕无法避开雏田和花火,真一也想要回家看看。

  长舒口气,真一换上了日向一族的白袍,吩咐小黄鸭保护工厂,一个人赶回了家中。

  在雏田当上了族长之后,日向青树和日向铃两个人生活的更加悠闲起来。日向铃还好,并没有放弃秋道一族厨师长的工作,依旧还会上班,但日向青树却彻底放懒起来,没事酿瓶小酒,整理整理院子中的车厘子树,每天在工作岗位上的时间都不到半个时辰。

  除了自娱自乐外,日向青树更多的时间用来陪日向铃,往常日向青树只是接日向铃下班,现在因为太闲,日向青树连上班都送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这么闲下去会不会废了?”

  日向铃依偎在日向青树怀里,突然感觉有些不妥。

  “废了,不可能的,我感觉好的很。”

  日向青树拍了拍自己结实的肩膀,对着日向铃吹牛道:

  “我废没废你还不知道,现在你男人虽然不上班,但是地位提高了不少,就连奈良一族的族长,都经常来咱家拜访,连带来的礼品都是木叶里根本买不到的宝贝。”

  说到宝贝二字,日向青树嘿嘿笑了两声。奈良一族的宝贝,全在鹿身上,不是鹿茸,就是鹿鞭。

  “算了吧,哪次不都是你先不行了。”日向玲白了日向青树一眼,刚要推开家门,手忽然停了一下,随后,又一用力,将大门彻底推开。

  院子里,真一正站在树下,仰望着再次开花结果的车厘子树发呆。

  “哈,真一回来啦?”

  日向青树打了个哈哈,随后竟然扭头望向了日向玲,直到发现日向玲脸上很是开心后,才满面笑容的迎向了真一。

  “回家怎么不通知一声,还以为你有了女朋友把我们两个都忘了,来来来,正好,我们还没吃饭,今天大家一起吃。”

  日向青树很是自然的挽起了袖子,不是做饭,而是拿出了食材清洗切盘,自从不上班后,看到雏田和花火在厨房中越变越强,日向青树也一时手痒,想要在体术上再进一步。

  “那我去炒菜。”

  日向玲走到真一身边,捏了捏真一的脸,随后回到屋子里换成了居家服,跟着日向青树走到了厨房之中。

  两人在厨房里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起来。

  “真一怎么回来了,一会雏田过来了该怎么办。”

  日向青树有些担心,因为雏田和花火的贴心,日向青树几乎将雏田和花火当成了自己的女儿。而且相比真一,每天回到家里帮忙做饭,陪老两口聊天修炼的雏田似乎比儿子还亲。

  “你也太小看咱闺女了,都多长时间了,早就不会因为那种事情尴尬了。”日向玲更是过分,连雏田都不叫了,直接开口称呼雏田为闺女,仿佛真一才是外人一般。

  “咱俩这样是不是不对啊。”

  日向青树沉默了一阵,看到盘子被自己切成奇形怪状的食材,忍不住叹了口气。脑子里想的都是关于真一的事情,身为一个上忍,竟然连菜都切不好了。

  “可是我们只能这样。因为没法支持,也没法引导,我们所能做的只有不去打扰。”日向玲也叹了口气:“那天,你也发现了吧。”

  “嗯,最开始我还不行,但是在雏田就任族长那天,我看出来了。”日向青树声音压得极低极低:“反向回天在日向一族里只有你掌握了,除了我见识过之外,就只有雏田,花火,自来也和那天那个神秘人见识过了。和别的忍体术不同,如果不打破对柔拳的认知,是无法施展出来反向回天的,只能说,真一看到了你使用那招。”

  “所以,你觉得我们该支持真一,还是否定真一呢。”

  日向玲起锅烧油,锅内发出了兹拉一声,盖住了日向玲说话的声音。

  “老婆,你知道我,一向都没有主见的。”日向青树似乎有千言万语聚在口中,最后又咽了回去。

  “难道默许,不就是支持么。”

  日向玲轻声道,既是再说日向青树,又像再说自己。

  “老婆,真一和我不同,我一生无欲无求,只希望我们两个人平平安安过完一生就好了,所以笼中鸟什么的,无所谓了,毕竟这一辈子,我不可能做出影响家族的事情,但真一就不同了。”

  日向青树难得的认真起来:“三代火影身死,真一可是自来也大人和纲手大人的徒弟,再加上他的人脉关系,你觉得,日向一族可能会放过这种替家族争取利益的机会嘛。就算日向日足不想,但身为族长,他也必须利用真一,要求真一,成为家族和木叶之间的双面工具。”

  咔嚓。

  日向青树竟然不自觉的用力,将菜刀的刀柄捏碎:“宇智波止水才死多久啊,在家族和村子间生存有多么艰难,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你也是这么想的吧,在看到止水的别天神,你就有了主意了,不然,当时日足躲在你的身后,真一怎么可能突破你的防御。”

  没有人比日向青树更了解日向玲了,有着生死线这种能力,任何攻击,都会被日向玲击碎,而有着白眼在,日向玲怎么可能看不到真一暗藏的杀招。

  见到菜刀被捏碎,日向青树索性两指并拢,以指代刀,整理起了剩下的食材。没有了菜刀,日向青树反而将食材切的整整齐齐。

  “如果那天真一没有使用止水的眼睛,说不准我会出手留下日向日足。但正是看到了止水,我才放弃。第一次成为母亲,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引导自己的孩子,错的不是真一,而是我,如果有报应的话,全部都朝着我来吧。”

  “胡说,你是天忍一脉,难道还相信因果和报应。”日向青树搂住了日向铃:“如果有错的话,那么日向一族本身就是错的。哪有人,希望生活在笼子里呢。所以,日足不过是为了宗家先祖的错误埋单而已,他既然站到了那个位置上,自然就要堵上生死!”

  从来弱势的日向青树在这一刻,仿佛是一头择人而嗜的野兽:“真一和我们一样,都不想成为工具。只不过我们选择了躺平,让自己变得毫无利用价值,随后避免成为工具。而真一选择了改变,这才是男子汉应该去做的。”

  “躺平和改变么。”日向玲重复了一遍:“不错,我真没看错人,你还是这么有见地。”

  日向玲不住的点头,随后认真道:“既然真一都选择了战斗,那身为父亲的,你就躺到这里,从今天开始动起来吧。”

  “……”日向青树呼吸一滞,怎么事情又牵扯到他这条咸鱼了:“老婆,嘿嘿嘿,今晚我就动起来……”

  当当当。

  院子里传出来敲门声。

  雏田拉着花火,象征似的敲了几下,直接将大门推开。

  “呀,真一哥。”

  雏田惊讶的喊了一声,真一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雏田竟然都习惯了真一家没有真一这件事情。

  “嘁。”

  花火直接表露出了自己的不满,觉得真一很不男人。亏自己的姐姐对真一那么好,在姐姐最脆弱的时候,真一竟然为了避嫌,一次都没有来安慰姐姐,至于为什么避嫌,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怕女朋友天天生气呗。

  “雏田……”真一突然不自然起来,暗暗调节半晌,才笑了起来:“这些日子麻烦你照顾他们了,我这个儿子,当的也太不称职了。”

  “你这都是在胡说什么啊,铃阿姨是我的师傅,更是我的家人,还有青树叔也是。”

  雏田似乎又想到了日足,瞳孔微不可查的缩了一下,随后抿着嘴,眉毛弯了起来,笑靥如花。

  “饭菜好喽——”

  听到了院子外的动静,日向玲和日向青树加快了动作,眨眼的功夫,一桌子好菜好饭就端了上来。

  “哇,还是铃阿姨做的香啊。”

  花火板着的脸也笑了起来,直接冲到了饭桌上,坐了下来,随后一手拉住雏田,一手拉住日向玲,将整侧的椅子全部霸占,很是明显,想要把真一挤到日向青树那边的位置。

  “咦,你们真不地道啊,为什么我要挨着真一?不行,我得挨着自己老婆。”日向青树不满的嚷嚷起来,随后搬起了椅子,屁颠屁颠的挤到了日向铃的身边,

  硕大的空间一时竟挤得满满登登,同一侧整整坐了四个人,大家竟然都有些伸不出手来,更不用说摆上各自用的碗筷了。

  “喂,你们这也太明显了吧,还有,老爸老妈,我不会真是捡来的吧。”真一先是一囧,随后轻松的笑了起来。桌子一旁的几人也都跟着哈哈大笑。

  “花火,就你爱闹。”

  雏田在花火额头点了一下,随后搬着椅子走到了另一边:“真一哥难得回来一次,你可不许开这种玩笑排挤真一哥。”

  “看到了吧,看到了吧,亲爹亲妈都没心疼,就你没出息。”花火一脸怒其不争,拉着日向玲的手做起了鬼脸:“铃阿姨,你快再要个宝宝吧,我姐姐想当你家儿媳妇想疯了,不过……真一可能指望不上了吧。”

  “今天晚上的修炼加倍!”

  雏田小脸臊的通红,对着花火怒目而视,但成为了族长后,雏田脸皮修炼的厚了一些,在花火的挤眉弄眼下,招呼真一道:“别听花火胡说,快来吃饭。”

  “怎么样,还是家里饭好吃吧。”

  看着直接坐下来,什么话都不说,拼命狼吞虎咽的真一,日向玲语气很是温柔。

  “好吃,太好吃了。”

  真一将头埋得低低的,嘴里塞得满满的,声音有些哽咽,连同泪水一齐咽了进去。

  “这就是厨神的境界么,简简单单一碗饭,一盘菜,竟然能把孩子吃哭了。”

  日向青树满脸惊讶,夹起了一根被切的奇形怪状的蔬菜,塞进了嘴里:“老婆,真好吃,我好爱你,我也想哭……”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