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长青兄弟_长生从全真开始
小牛吧 > 长生从全真开始 > 第三章 长青兄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章 长青兄弟

  牛车通过低矮破旧的城墙拱门,进入望牛镇内,便是一条贯通整个小镇的街道,或许是临近正午的原因,街道上的行人也明显比平常要多一些。

  小贩的叫卖声,街边商铺里的呼喝声,行人的交谈声音,一副古代小镇的繁荣场景便如同画卷般展开在徐天涯眼前。

  “吴大哥,来坛烧酒!”

  牛车停在酒肆前,徐天涯在钱袋中摸索一会,十余枚铜钱便出现在手中,一个纵身,跳到了酒肆石阶上,看向酒肆里忙碌的壮汉。

  “天涯又给张管事买酒啊?”

  壮汉笑呵呵说了一声,手中的漏勺利索的从酒缸里舀出,晶莹的酒液流进小酒坛里,塞上木塞,便一把朝徐天涯扔去。

  “好勒,钱我放这了啊!”

  随手接过小酒坛,徐天涯笑呵呵的一把铜钱放在柜台,随后身形一转,跃上牛车,再次出发。

  莫氏商行在这条街上很是明显,整条街道,最亮眼的那三层阁楼便是莫氏商行的所在地。

  但这却不是徐天涯讨生活的地方,里面的光鲜和他没有半点关系,牛车尽直经过这三层阁楼,再往前驶了大概百来米,随即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里,胡同尽头,便是莫氏商行在这望牛镇的一个仓库。

  而这个仓库,则是徐天涯目前的安生之地。

  仓库共有三人,除去卧病在家的李大柱外,就只剩下徐天涯自己和负责仓库的张老头。

  当然,张老头这称呼,徐天涯一般也只有徐天涯会这么称呼,其他人大都称之为管事。

  这么称呼,也是因为张老头自己要求的,说什么别和其他人那样,咱这种粗人就别弄那些虚的……

  当然,这也和两人非同寻常的关系有关联。

  穿越而来,一个现代人,五体不勤,人生地不熟,语言都有些不通畅,流落荒野,会是什么下场,显而易见。

  几乎和野人一般,乞讨都找不到地方,一般城镇,基本上都不会允许流民进入,流浪到这望牛镇后,终于熬不住了,倒在了城外。

  被外出送货的张老头救下,便留在了这仓库中,才得以在这个时代存活下来。

  两人的关系,也因为这个原因,而亲近许多,张老头孤家寡人,徐天涯也是独自一人,两人也算是相依为命。

  两人没大没小的混在一起,小日子过得倒也蛮是舒坦。

  麻利的将老牛栓在仓库院中大树上,徐天涯提着小酒坛,几步就走进了大仓之内。

  这个时间点,张老头一般都在大仓之内清点货物,登记造册,虽然每天也没有几次货物进出,但干了大半辈子仓库管事的张老头每次都认真得很。

  “回来了。”

  徐天涯刚走进仓库,张老头的声音便悠悠响起。

  “回来了,老头你的酒。”

  自然的接过张老头手中的账本,顺手将酒坛放在桌上,徐天涯目光扫视了账本一眼,一边继续张老头的工作,一边说道:“老头,李大哥的身体怎么样了?”

  “看了郎中,没什么大碍,只不过伤经断骨一百天,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李大柱不在这段时间,库里的事情你得多担待些,我这老胳膊老腿可动弹不了几下了。”

  说完张老头瞥了一眼端着账本正在点数的徐天涯,抿了一口小酒道:“臭小子你也别有怨言,月钱少不了你的,李大柱那份也给你算上……”

  听到这句话,徐天涯沉默了一会,才缓缓说道:“老头,我要去习武了……”

  听到这句话,张老头握着的酒杯不禁一颤,稍显浑浊的目光看向徐天涯,过了好一会,才缓缓出声道:

  “你可真想好了?”

  “习武可没这么简单,穷文富武,可不光是入门就行的,以后的花销还大着呢!以你这月钱,怕是远远不够……”

  “更何况,你现在这年纪也早就过了习武的最佳年纪了……”

  张老头一句句平常至极的话语,却是直指根源,所说的一切都没错,但若是不能习武,徐天涯亦是不甘,穿越武侠世界,若不习武,整日庸庸碌碌的为了几个铜板忙活,这种生活,穿越过来又有何意义?

  体验古代平民的一生?

  那若是这样,还不如找个地方自我了断,碰下运气,看能不能再穿越回二十一世纪,至少,在现代当个平头老百姓,可以在这个时代当老百姓要舒服惬意得多!

  看着徐天涯这般沉默模样,张老头不禁叹了一口气,年轻人,不经历一些挫折风雨,是永远不会明白自己只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

  月钱到手,张老头也没有再多说丝毫,而徐天涯,则怀揣着整整十两银子,走出了仓库,朝着自己心中的梦想坚定不移的走去,是撞得头破血流,还是一飞冲天,徐天涯不清楚。

  “自己只管拼搏,成败与否,交给命运。”

  踏着深冬的积雪,徐天涯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句心灵鸡汤,不禁咧嘴一笑,骂骂咧咧道:“去他妈的命运,我的命运我自己做主,这武功,我学定了!谁也别想拦着我!”

  望牛镇的全真据点位于镇上的西城门处,沿小镇主街直走,距离西城门两百来米拐进右侧胡同,胡同的右侧便是全真联络点。

  门檐上悬挂着一面绣有全真二字的小旗,院中隐隐可闻阵阵呼喝声,不时可以看到手持长剑的全真弟子出入。

  “天涯兄弟,你怎么来这里了?”

  就在徐天涯探头探脑的观察院内情景之时,突如其来的声音却是吓了徐天涯一跳,转头一看,只见一名身着全真道袍,背负长剑的年轻男子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长青兄弟,你下山了?”

  看到这年轻男子,徐天涯心中也不禁一喜。

  眼前这年轻男子姓聂,名长青,字志清,全真三代志字辈弟子,

  和尹志平一样,皆为全真三代弟子,聂长青要比尹志平早入门几年,只不过龙骑士乃是丘处机亲自领上山的,为亲传弟子,在全真地位非凡,至于聂长青,其自嘲说自己不过是全真三代弟子中得无名之辈。

  但这话,徐天涯刚开始也还真信了,毕竟小说中可是从未出现过此人,但后来和其他全真弟子闲聊之时,却是发现他在全真混得还颇为不错,据说已被全真掌教马钰看中,即将收为亲传弟子了……

  但哪怕再普通的全真三代弟子,在这全真地盘上,也比自己这种无名小卒厉害得多。

  正常的情况下,两人几乎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地方,但人生本就充满戏剧性,不过是因为徐天涯送货上山时,牛车坏在了路上,碰到刚好巡逻经过的聂长青。

  换做一般的全真弟子,可能看都不会看一眼,但这聂长青,却主动上来帮忙,一来二去,两人也算是认识了,时间推移,两人的交情倒也蛮不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