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凤雀不同命_超级武神
小牛吧 > 超级武神 > 第11章 凤雀不同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凤雀不同命

  第11章凤雀不同命

  哗!

  附近众围观者,皆目瞪口呆。

  “我在做梦么?”

  “被打飞的,怎么不是林牧这废物,而是林飞龙?”

  “好像林牧的运气太好了,出拳的时候脚崴了下,恰好避过林兆君的攻击。”

  不管怎样,在场所有人都面色古怪。

  林兆君惊骇的站在一旁,脸色有些白,显然这局面,过了他的认知。

  “我败了?”林飞龙躺在地上,满脸迷茫,连痛苦都忘了,依然无法相信刚才生的事情。

  林牧同样在呆:“刚才的感觉,很奇怪,我的感知力似乎变强了,难道是融合了老师灵魂碎片?多半就是这样了,老师是破碎虚空强者,即便我只融合他一丝灵魂碎片,灵魂也和常人不同了。”

  两人的表情,则让其他人恍然大悟。

  “这一战,林牧果然是误打误撞。”

  “哈哈,林飞龙也太倒霉了,我看从今以后,他永远摆脱不了这个耻辱,堂堂五阶武徒,被一个废物给击败了。”

  嗡嗡响的议论声不绝于耳,林飞龙脑子终于清醒过来,忍着痛苦,满脸狰狞的看向林牧:“废物,刚才不算,我们重新打过。”

  “重新打过?”林牧冷冷一笑,一步上前,将林飞龙踩在脚下。

  “你要做什么?”林飞龙眼瞳收缩,被林牧这样盯着,心中竟生出恐惧。

  “刚才是谁说的,说要杀了我?”

  说话间,林牧一巴掌抽在林飞龙脸上,对这个谋害自己的人,没有半分手软。

  “怎么不说了?继续说啊。”

  又是一巴掌,林飞龙的脸红肿了。

  “说,谁是废物?”林牧咬牙切齿。

  林飞龙快哭了,我倒是想说,但你给了我说话的机会么?

  “让你打小碗的注意,让你骂我废物,让你为虎作伥,让你瞪着我……”

  林牧每说一个理由,就给林兆君一个巴掌。

  这情形,看得其他人心惊肉跳,心想还好林牧是个废物,要不然以往得罪了他的人,恐怕一个个都要遭殃。

  “够了!”冷漠的声音,从酒楼二层贵宾区传了下来。

  唰!

  楼下众人,包括林牧在内,都齐刷刷抬头望去,顿时看到,一个目若朗星,气宇轩昂的少年,正站在二楼走廊上,高高在上的望着下方。

  林崇云!

  林家第一天才。

  早在去年十五岁,当无数同辈人,还在武徒境界奋斗拼命的时候,他就已经跨入了武者境界。

  武徒和武者,完全是两个层次,前者在武道之路上,只相当于咿呀学语的幼儿,后者才是真正登堂入室了。

  同时,一群少女环绕四周,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名略施胭脂,韵味十足的美丽少女,与林崇云并肩而立。

  当视线触及这少女,林牧心神蓦地一颤,这少女,不是叶凤舞又是谁,只是这张熟悉的面容上,再也看不到丝毫昔日的温和,充满了高人一等的冷傲。

  “林飞龙,这是怎么回事?”

  林崇云眉微皱,林飞龙这个五阶武徒,居然被有名的废物林牧打败,他也感到很诧异。

  虽然这两人,在他眼里都是蝼蚁,但事情的确有些诡异。

  闻言,林飞龙脸色涨红,真正的原因他哪敢说。

  他能说自己先前,竟对林牧生出恐惧而下跪,后来恼羞成怒,失去理智,出手才毫无章法,被林牧抓住破绽?

  真说了,明天他的大名就会响遍西川城,不过是臭名。

  但他的智商也不低,灵机一动,几乎脱口而出:“我中毒了,是林牧,他对我下了毒。”

  下毒?

  “这林牧,当真如此卑劣?”

  “原来如此,之前林飞龙对林牧下跪,我就感到不对劲,原来是中了林牧的毒。”

  “败类,前些天对高剑锋下毒,现在又故技重施,真是我西川城的耻辱。”

  有了高剑锋中毒事件的前车之鉴,林飞龙这个理由,简直就顺理成章,众人很容易就相信了。

  林崇云的目光,淡淡掠过众人,落在了林牧身上。

  轰隆!

  林牧只觉灵魂窒息,好像有一条大江,朝自己压了过来,身心皆动弹不得。

  “林牧,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对待自己的同族,你就不觉得耻辱么?”

  连问都没问,林崇云直接给林牧扣上一顶大帽子,“你真的以为,这样的行为,能吸引凤舞?你这样,只会让她更看轻。”

  不止是林飞龙,在场所有人包括林崇云,都以为林牧出现在八方酒楼,是为了叶凤舞。

  “林牧,我早就说过,你不要再来找我了。”叶凤舞开口了,声音里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

  “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好在这些年,林牧受到的嘲讽已数不胜数,适应力早已变得强大,也不在乎再多这一句,深吸一口气,很快压下不平静的情绪,冷声道。

  林牧的确不知道叶凤舞在这,来这只是为了信符之事。

  但周围众人显然不信,林飞龙直接大声嘲讽道:“林牧,来都来了,还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你一直就像条癞皮狗般缠着凤舞小姐。”

  “就是啊,为了引起凤舞小姐的注意,还龌龊的对四少爷下毒,但你真以为,这样也算赢么?不,别人只会更厌恶你。”

  林兆君连忙呼应道。

  听到两人的话,四周众人看向林牧的目光,顿时变了。

  “早听说,这林牧被叶凤舞甩了,没想到他还没有死心。”

  “哼,甩得好,以前林南在的时候,我都觉得他配不上叶凤舞,现在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一个十足的废物败类,还敢来纠缠叶凤舞,高剑锋说的没错,这人真是条下流的癞皮狗。”

  林崇云眼里,闪过隐晦的笑意,表面则仍不动声色:“做人不能太无耻,你龌龊卑劣,那是你的事,可老来打扰凤舞,就未免太过分了。”

  “林牧,以后离凤舞姐远点,凤舞姐天生青级武脉,而且已经是八阶武徒,未来前途不可限量,再看看你自己,不仅是个废物,人品还如此恶劣,连给凤舞姐提鞋都会脏了凤舞姐的鞋。”

  “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还是赶紧回家找张被子捂住自己,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听到林崇云的话,叶凤舞身后的几名女伴,都面露愤怒之色,用尽一切尖酸刻薄的话语来讽刺林牧。

  对这鞭炮声似的呵斥,林牧浑然无视,只用目光看着叶凤舞,唇角泛着一抹哂然之意,这便是自己曾经视若妹妹,地位不亚于小碗的伙伴么?有些人,还真是善变啊!

  被林牧这样凝视,叶凤舞眉头皱的更深:“林牧,你是该好好反省反省自己了,不然以后你会沦落得更厉害。”

  说罢,她脸上浮现淡淡的疲惫,道:“好了,我言尽于此,听不听是你的事,最后再说一遍,凤雀不同命,我们的未来注定没有交集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了,好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