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酒楼冲突_超级武神
小牛吧 > 超级武神 > 第9章 酒楼冲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章 酒楼冲突

  第9章酒楼冲突

  “这文明……”

  林牧震撼无比,老师记忆碎片里的龙之文明,又称华夏文明,浩瀚悠久,令人心惊。

  其文明,延绵数千年,有《易经》、《道德真经》和《论语》等绝世名著。

  最令他震撼的是,华夏文明的炼丹术别具一格,讲究阴阳五行、天人合一,神奇无比。

  练到高明处,可活死人,肉白骨,甚至长生不死。

  老师吴青云,就是名炼丹宗师,通过炼丹达到破碎虚空境界,若非意外,恐怕已经成为仙神。

  丹药师,分为丹药学徒、丹药师、丹药大师、准宗师和丹药宗师!

  林牧清晰的记得,在三年前,有名普通的丹药师来到西川城,当天就掀起一场剧烈风云,所有世家全部蜂拥而去,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世家族长,在那丹药师面前,个个谄媚讨好。

  作为林家弟子,林牧有幸见过那个丹药师,但是他觉得,那个丹药师的炼丹术,和老师的炼丹术相比,简直粗鄙不堪。

  “达了。”林牧忍不住流出口水,心脏激动得砰砰直跳。

  他融合了老师的记忆,在炼丹理论上已不欠缺,缺的只是实践经历。

  何况,还有炼仙葫芦!

  只要是炼过的丹药,将相应药材放进去,它会自动炼化成丹。

  它还能提升丹药的品质!

  可以说,炼仙葫芦本身就是一个“炼丹宗师”。

  林牧已经能想象得到,这炼仙葫芦,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财富。

  甚至只要他愿意,立即能成为别人眼里的炼丹宗师。

  当然,林牧不会真的傻到去暴露自己,当今世界是以强者为尊,没有足够的实力保住秘密和财富,只会给别人图做嫁衣。

  他敢肯定,如果他炼出了丹药,又把自己的身份给泄露出去,很快就会被人给控制,这还是说轻的,严重点别人完全会永远软禁他,让他做炼丹傀儡。

  在林牧沉浸在炼丹术中时,吴青云的记忆碎片,终于和他的意识完全融合。

  这些记忆碎片,绝大多数是纯粹的记忆,只有少量一丝丝的残留能量,但吴青云是何等强者,即便只是一小丝的残留能量,对林牧来说,都无比惊人!

  “咦?我的修为?”林牧蓦地惊醒,闭目观想,感应自己的武脉,顿时被吓了一跳。

  体内的武脉,在继第三武脉根脉之后,第四条武脉脐脉,以不可思议的度凝聚,眨眼的功夫后,居然就彻底成形。

  “四阶。”

  林牧缓缓睁开双眼,望向窗外。

  皎洁似水的月华,像女子的双手,温柔的抚摸人间,如梦似幻。

  短短两天,修为连升两阶,这真是像做梦一般。

  但林牧很清醒,纵使六识感观可以骗人,脑海里的记忆却骗不了人。

  且相比修为进阶来说,他有更大收获,此时他的境界,不仅没有因为快提升而根基不稳,反而因为老师那一小丝能量之力的融入,变得稳若磐石。

  武脉,仿佛被灵泉洗礼过一般。

  林牧觉得,自己的根基,比原本强大十倍不止。

  《九绝真经》,斩仙飞刀,夺天地造化的的炼丹术,修为提升,根基蜕变,惊喜真是一重接一重,这个晚上,林牧睡得格外香甜。

  但在另外一间院子,另一个少年则是坐立不安,在房间内走来走去。

  “怎么会?这个小杂碎怎么没死?”

  少年衣着华丽,面色阴鸷,似乎无法相信此事。

  “四少爷,你说什么没死?”

  阴鸷少年对面,另一少年诧异道,正是林兆君。

  “没什么。”自知失言,阴鸷少年立即转移话题,“你确定是他?还被他打败了?”

  “四少爷,我怎敢欺骗你,当时的情形,养殖场很多人都看到了,你看看我胸口,还有他拳头留下的创伤呢。”

  林兆君对林牧真是又怕又恨,咬牙切齿道:“四少爷,你一定要给我讨回公道啊。”

  “没用的废物,还有脸说。”阴鸷少年厌恶的挥挥手,“你先下去吧,放心,我不会让林牧好过的,即便你是狗,现在也是我林飞龙的狗,还轮不到他林牧来教训。”

  等林兆君离开后,林飞龙面庞立即变得狰狞,“都是废物,那高剑锋不是信誓旦旦的说,已经把林牧杀了,怎么这小杂碎还是活蹦乱跳的?”

  偷偷让高剑锋和高兰月进入陨星湖的,正是他。

  “不行,必须尽快将这小杂碎除去。”

  林飞龙目露狠色。

  其实一开始,他虽厌恶林牧,但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被高剑锋收买,不过现在,则是无法停手了。

  谋害同族,还是嫡系血脉,这消息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哪怕后者有名无实,他的麻烦也大了。

  第二天。

  八方酒楼。

  这是西川城南,最豪华的酒楼。

  “以前父亲交代过,只要将信符,交给这里的掌柜就行了。”

  一道身影,出现在酒楼门口,不是林牧又是谁。

  刚进入酒楼,林牧的眉头就皱了皱,今天这酒楼里,居然有不少林家的熟面孔。

  离他最近的一桌,就是林飞龙和林兆君。

  隐隐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但林牧没有多想,现在他的当务之急,是把信符交给八方酒楼掌柜,安置林小碗。

  当即,他选择无视林飞龙等人,径直走向柜台。

  “四少爷,是林牧那废物。”林兆君眼神怨恨的看着林牧。

  “他是废物,你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林飞龙冷笑,“倒是没想到,这个废物,今天还有脸来。”

  老被林飞龙辱骂,林兆君心里也很不爽,但他隐忍得很好。

  又想到林牧现在也有些邪门,他心中一动,道:“你看,他竟无视四少爷您,还直接往这走。”

  “嗯?”林飞龙一看,果然如此,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平日里,因实力低,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林牧见到林飞龙他们,都是绕着走的。

  不过今天有要事在身,加上这是在外面,他觉得林飞龙这些人理应顾忌家族颜面,不会太过分,就没想这么多。

  “站住。”可他刚往林飞龙这桌旁边经过,就听到林飞龙命令式的声音。

  林牧不理他,继续前行。

  “废物,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林飞龙大怒,猛地一推桌子,挡住了林牧的去路。

  “你吃你的饭,我走我的路,碍着你了?”林牧只能停下,冷漠的看着林飞龙。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