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重归于好_我对系统求婚了
小牛吧 > 我对系统求婚了 > 第429章:重归于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9章:重归于好

  虽如今不能于夜色中视物,可凭借对小院地形的熟悉,叶浩最终还是成功的来到了楚汐的房间,并将其放置于了柔软的床榻之上。

  没有前奏,没有安慰,甚至于都未有一丝多余的言语,叶浩在将楚汐置于床榻之上后,便直接欺身而上,毫不客气的扒起了楚汐的衣服。

  而如此所造成的后果,便是原本神色还极是迷离的楚汐,立马恢复了往日的神采,对着叶浩的面颊便是毫不客气的一大耳光。

  “叶浩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谁,谁让你如此无礼的!”

  望着那正一脸无辜的捂着红肿面颊的叶浩,已然被刺激的回过了神的楚汐,显得幽怨而又自责。

  至于叶浩虽是疼的龇牙咧嘴,可却并未放在心上,反而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见方才那迷离的楚汐,已然恢复了神智,叶浩便连忙起身,向那楚汐安抚道:“没事,话说姐姐醒过来就好,刚才是我错了,不该跟姐姐你开玩笑的。”

  说罢已是极为疲惫的叶浩,便准备转身离去。

  而望着那正欲离去的叶浩,楚汐唇瓣紧咬,短暂犹豫过后,终是带着无尽的幽怨问道:“难道在你心中,真就只把我当成了姐姐不成!”

  闻言虽然叶浩非常的想给予肯定的回答,以便看看楚汐到底会露出何种有趣的神情。

  可方才已是差点酿成大祸,而今还是老实一点好,因而短暂沉默之后,便如实回答道:“自然是没有把你当做真的姐姐。”

  “既然未将我当做姐姐,那在你眼中我到底是什么,是平日里的消遣,还说是连那都不如。”

  听闻叶浩的回答,楚汐大松一口气之余,却也忍不住的将平日里压在心中的幽怨倾泄而出。

  至于叶浩望着那神色渐渐委屈的楚汐,却是不敢再与其深入交流,以防又闹出什么幺蛾子。

  因而并未做出任何的回答,便准备直接离开。

  “不准走,今天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解释,将以往的恩怨做个了断。”

  而对此如此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楚汐自然是不依,直接赤着脚拦在了叶浩的面前。

  见状叶浩也不禁感到极是无奈,压根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若是说当楚汐是姐姐,那她又不认,说自己是无礼登徒子。

  若是说不是呢,却是傲娇的婉拒,自称只当自己是弟弟。

  因而犹豫许久,不知该如何作答的叶浩,便又将这个棘手的难题抛给了楚汐:“我自是敬你的,不管你将我当做什么,我都没有任何的异议。”

  言罢今日被那夜落星几乎榨了个干净,直到现在都未恢复过来的叶浩,便准备直接绕过楚汐。

  对此面对那一直在推脱的叶浩,已然失望了的楚汐,便也未再阻拦。

  只是那又开始滴答落下的泪珠,却又仿佛一座无形的高墙,径直拦住了叶浩的去路。

  “哎呀,你怎么又哭了,都多大的人了!”望着那泪眼婆娑的楚汐,叶浩不禁感到极是无奈。

  “要你管,你想走便走吧,等明天我便回去宗门闭个死关,永生永世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面对那不耐烦的叶浩,已是泪如雨下的楚汐,完完全全一副小孩子的模样,全然没有平日里的高冷。

  见状虽是心中无语,可叶浩自然不可能真的坐视不管,一声无奈哀叹过后,便主动向前,将楚汐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认错道:

  “好了,好了,不哭了,刚才都是我的错,方才你不是问我将你当做什么嘛,现在我就告诉你,你楚汐乃是我叶浩的夫人外加姐姐。”

  说罢叶浩便极是大胆的吻向了楚汐的额头。

  对此已然是不想再与叶浩闹别扭的楚汐,敷衍的抵抗了片刻,便半推半就的撤开对叶浩的防御。

  “嗯,还是那熟悉的味道,话说这和在心界里的感觉也没有什么不同嘛。”

  得逞之后的叶浩回味着齿间残留的余韵,故作正经的评价出声。

  闻言脸皮本就薄的楚汐自是羞恼,在给叶浩送了一记醉人白眼之后,便疑惑的询问道:“夫人就是夫人,姐姐就是姐姐,怎么在你口中我既是夫人又是姐姐的?”

  说罢虽是乖巧的依偎在叶浩的怀中,实则实际身高比叶浩最少高出半个脑袋的楚汐,便低头望向了叶浩,给人一种别样的呆萌感。

  而面对楚汐的询问,脸皮厚如城墙的叶浩,倒也不隐瞒,如实的告知道:“这倒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把你叫做姐姐,以后玩起来更刺激罢了。”

  “我呸!,不要脸,你真是个该死的登徒子!”听闻叶浩的回答,已是羞的俏脸绯红的楚汐,不禁翻起了白眼。

  不过嘴上虽是埋怨,可楚汐却也没有想要纠正叶浩的意思,毕竟敢问哪位女子不想心中的爱郎,更加的迷恋自己几分呢。

  思索至此已然有些动情了的楚汐,便极富小女子姿态的向叶浩娇嗔道:“姐姐便姐姐吧,话说如今天色已晚,弟弟还不离去,难不成是想对姐姐图谋不轨不成?”

  说实话今日在此之前,叶浩对楚汐是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的,毕竟那夜落星的榨汁技术实在一流。

  可如今望着她那绝代的容颜与极具魅惑的嗔语,呼吸顿时便又急促了起来。

  以至于原本仅仅只是想单纯的过过嘴瘾,如今却是有了别样的想法。

  而见叶浩如此,楚汐却是慌了神,方才她仅仅只是因为情动,所以才稍稍说的有些露骨。

  扪心自问如今确是不想与叶浩发生什么逾越的男女之事,其实倒也不是不愿意,相反楚汐心中反而隐隐有些期待。

  可正所谓男婚女嫁,若是叶浩不给她个确凿的名分,那与苟合又有什么区别。

  思索至此虽是稍稍有些愧疚,可楚汐却还是轻轻的推开了叶浩道:“不是汐儿不想满足弟弟,可正所谓男女之事媒妁之言,那些事总归也要确实有个名分才能做的。”

  说罢楚汐便缓缓的低下了头,似乎对于婉拒叶浩感到极为的心虚。

  可反观叶浩却并未露出什么失望的神色,一来他知晓这楚汐乃是个极为保守的女子。

  将礼数看的极为的重要,所以想要再大婚之前那啥,基本是不可能的。

  二来做那事也不一定要循规蹈矩嘛,有的是不用坏了清白而又能消遣的方法。

  因而面对楚汐的婉拒,不显丝毫失望之色的叶浩,在用着极富侵略性的目光自上到下,审视了楚汐一番之后。

  便十分不要脸的再次向前,搂住了那被盯的犹如惊弓之鸟般惶惶不安的楚汐,贱笑着暗示道:“话说姐姐你的小嘴好像很润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