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剑意第十层】_掌门低调点
小牛吧 > 掌门低调点 > 315、【剑意第十层】
字体:      护眼 关灯

315、【剑意第十层】

  青州,无尽之海旁。

  在此地汇聚的剑修与玩家面面相觑。

  先前那如灭世天灾一般的海水涌动,一开始让他们以为是浩劫的一部分。

  毕竟异兽从无尽之海中出现,然后海水又突然浮空,总感觉是灾难。

  直到他们看到了远处那道身影,看到了那一道道剑光。

  “好像是路朝歌?”

  “不是好像,就是路朝歌!”

  “这……..这是何等境界!?”

  而最让所有人震惊的是,他居然神魂出窍,进入到了混沌之眼中。

  实际上,不只是他们,就连站在中年儒士的道躯身旁的俞月与季长空,现在脸色也很复杂。

  “师叔,师尊和朝歌师兄………”俞月声音干涩,带着些微的颤抖。

  “都进去了。”季长空叹了口气。

  他现在断了左臂,身上伤势极重,忍不住咳了数声。

  “师叔,你要不要先歇一会,调息一下?”俞月关心道。

  “不用。”季长空摆了摆右手道:“我要在这里等他们出来。”

  ………

  ………

  异兽的世界里,路朝歌神魂出窍,一双暗金色的眼眸俯瞰周围。

  或许是因为身怀混沌之力,或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李隋丰直接落在了一只九阶异兽的头颅上,这只龙兽居然没有丝毫的抗拒。

  这让路朝歌感觉事情有几分棘手。

  他能感觉的出来,此界对自己的压制。

  对于天玄界来说,异兽们是入侵者。

  而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天玄界也是入侵者。

  “你居然敢追来此地,我看你是找死!”李隋丰看着路朝歌,轻轻拍了拍龙兽的犄角。

  “求死。”路朝歌淡淡地道。

  紧接着,他以指为剑,便向前划出一剑。

  他的神魂力量并不算特别强大,虽然【心剑】加持着神魂,但他的【神念】点数还不算太多,优势并没有很明显。

  他所具备的时间并不多,在此界的压制下,他撑不住多久的。

  对此,他倒是并没有多少惊慌。

  因为他的确就是进来求死的。

  别忘了,他还有5枚复活币至今未用。

  他要用它们探一探异兽界的底。

  都进入混沌之眼了,穿过通道了,总要探探底吧?

  真男人,就是要硬刚到底!

  剑光向前肆虐,可怕的力量使得周边瞬间就有大量的异兽死亡。

  周围的九阶异兽开始合力抵挡,但为首的一头异兽却同样被路朝歌直接斩杀。

  大地之上,出现了一道新的沟壑。

  这条沟壑就在中年儒士留下的沟壑后头。

  这是青州剑修在此界留下的第二剑。

  两道沟壑汇聚在一起,由【一】变【二】。

  而最让路朝歌感到棘手的是,李隋丰进入此界后,实力明显又得到了飞跃。

  “100级?”路朝歌眉头紧皱。

  他挥出第二剑后,李隋丰轻轻一抬手,就将剑光摧毁。

  下一刻,周围的异兽立马围了上来。

  “能杀多少便杀多少吧。”路朝歌的心态倒是极好。

  就当来收割经验值了。

  以他目前的状况,的确拿李隋丰没办法。

  但周围九阶之下的异兽,几乎都要遭殃。

  ………

  ………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混沌之眼外,紧闭双眸的路朝歌猛地睁开眼睛,然后大口喘着粗气。

  “活过来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眼神冰冷。

  “朝歌师兄!”俞月连忙上前。

  路朝歌摆了摆手,道:“我并无大碍。”

  俞月与季长空对视了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中年儒士的道躯身上。

  他们似乎明白了什么。

  也正因此,二人不由地低下头去。

  只不过俞月的表情异常伤感,而季长空却异常愤怒。

  他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谁允许你死的!?”

  “我准你死了吗!?”

  “我他娘的不会为你这个疯子流一滴眼泪!”

  路朝歌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俞月,你带季师叔回剑宗吧。”

  “剑宗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们处理,季师叔,你也先养养伤。”

  “第一波兽潮虽然已经过去了,但第二波…….随时会来。”

  俞月抬头问道:“朝歌师兄,那你呢?”

  “我要去其余三州看看。”路朝歌道。

  青州的混沌之眼虽然是主体,但另外三州的分身,他也打算进去看看。

  付出4枚复活币的代价,打探一下情况,顺便进去收割一波,他觉得值。

  而就在此时,周围吹来了一阵微风。

  微风拂过,中年儒士屹立不动的身躯,瞬间就化为了齑粉,消散于世。

  徒留一把竹剑,以及那本《异兽志》,掉落在地。

  季长空冷哼一声,竟也没去捡那竹剑与书籍,整个人消失不见,不知腾挪去了何处。

  “俞月,这些就交给你了,时不我待,我要先去其余三大州。”路朝歌说完,冲俞月点了点头,整个人便也消失不见。

  ………

  ………

  这是一个让天玄界有了短暂喘息的夜。

  但也是个不平静的夜。

  而对于路朝歌来说,这是一个杀疯了的夜。

  北州距离青州最远,所以他先去了另外两大州的混沌之眼,然后穿过它,去往了异兽世界。

  如他所料,四处混沌之眼传送到的位置是不一样的。

  所以,他在另外两处位置,并未遇到李隋丰。

  没有100级的李隋丰作为阻碍,路朝歌当真就是如同杀神天降。

  【剑域·杀生】,爆发出了无比可怕的力量!

  杀到后面,他都攒够升级【剑意】与【心剑】的经验值了。

  “接下来,只差【神念】和把人物等级给升上去了。”路朝歌心想。

  他把目光,放在了圣师身上。

  别忘了,圣师说过第七境去找她。

  只是不知自己已经第九境了,是否那东西还对我有益?

  这个夜晚,对于路朝歌来说,是忙碌的。

  而对于季长空来说,是情绪更为复杂的。

  他已经回到了无名峰。

  只不过,这一次,他成了无名峰真正的主人,成了新一代的剑尊。

  特别是在宗主李隋丰便是混沌行者的情况下,他便等于要担起整个剑宗的重任。

  这使得他更为的愤怒。

  “你自己赶着去送死,却把烂摊子留给我!?”

  “你有没有想过,剑尊这个名头,对我来说太重了!”

  季长空抬头望天,愤然出声。

  这个断臂老人在石凳上坐下,石桌上,则放着被俞月带回来的竹剑。

  除了竹剑外,还有中年儒士平日里最爱用的茶炉。

  现在,这茶炉没人用了。

  而这把竹剑,也跟生锈了一样,黑竹上出现了褐色的斑点。

  ——师兄去后,炉冷剑锈。

  对于整个天玄界而言……..才出九境,便失九境。

  季长空抬起右手,轻轻摸了摸竹剑,然后,指尖也碰了碰茶炉,以及周围的茶具。

  然后,他的右手猛地就停住了。

  “有术法印记?”他感知到了什么。

  鬼使神差般的,他说了一句平日喝茶时,最爱说的话语。

  “师兄,给本师弟倒茶!”

  下一刻,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一整个夜晚都在怒骂,当真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的季长空突然低下头去,肩膀耸动。

  ——大苦无声。

  只见,茶壶内便有灵茶滋生,然后倒入到了杯内。

  紧接着,茶杯还向前移动了一些,落在季长空的身前。

  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温和大手,轻轻推动着茶杯在石桌上滑行,然后将其推至这个老顽童的面前。

  带着一丝丝的讨好。

  ——师弟,请用茶。

  .......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