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_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小牛吧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进击的黑山贼

  赵村长似乎被勾动了伤心事,叹道:“使君,您是好人呐,这般率兵深入险地探查贼情,便知您心怀百姓。咱村若是能度过今年这一劫,定然四处传说恩德。

  有些话涉及朝廷上官,老朽本不当讲:今年正月以来,贼情比去年猖獗了不知多少!原本防卫黑山贼的郡兵,全部都撤走了!

  老朽去县里打听,最后却听说,是新来的贾刺史,要撤走常山、赵郡、广平郡等处备御黑山贼的郡兵,将来再择机派人换防。可眼下这常山、赵郡各县,城外是一点官军都没有了!此间百姓,恨贾刺史都恨得牙痒!”

  听到这儿,本来在旁边安静喝汤的关羽怒道:“你说的是冀州刺史贾琮?他为何要这样?”

  不等赵村长回答,张飞也转向刘备,恨恨地诟骂:“大哥!没想到那贾刺史是如此狼心狗行的害民贼!咱去拜见那等狗官申诉,真能有用么?不会反而自投罗网,逮了我们问督邮之事吧!”

  “二弟三弟稍安勿躁!”刘备毕竟沉稳,“我不信贾刺史刚刚上任,就会不顾官声、无端做此害民贼之行径,其中必然事出有因。”

  而李素心中一亮,已然想明白了,便推演道:“依我之见,多半还是王芬的遗祸——可还记得王芬图谋废立之前,曾上书朝廷,借口防备黑山贼,要调动常山、赵郡、广平郡兵。

  所以朝廷如今必然忌惮,贾琮接任刺史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几郡兵马换防撤编、重新整顿,想必是为了让朝廷安心,相信他已经控制住冀州的局势。

  至于因为兵马撤编后、导致黑山贼势再次猖獗,恐怕贾琮也是顾不上了。对他而言,几郡乡间百姓的死活,也是比不上朝廷的信任重要。就算有难言之隐,他也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吧。”

  刘关张听着,不免长吁短叹,感慨百姓受苦,同时也对李素的见识愈发钦佩。

  “伯雅真是机变之士,未见贾琮,便能猜出他的心思。张纯和督邮实在是有眼不识贤才,竟让屈居书掾。备若为一郡太守,至少也得让伯雅出任长史、从事之职。”

  李素谦虚叹道:“有见识又如何,我纵然洞若观火、猜透贾琮所思所想。可人微言轻,又何来救民之力!兴,百姓苦,衰,百姓苦。”

  李素在刘备这种汉室宗亲面前感慨兴亡,措辞还是要留点面子。汉室虽然在王莽的时候中断过,但毕竟是中兴了。所以他略易一二字,只说“衰”不说“亡”。三人听后若有所思,愈发肃然起敬:“兴,百姓苦;衰,百姓苦……说得太好了,真是字字珠玑!但有我们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加上先生辅佐之才,定然终能救天下百姓于水火!”

  感慨叙谈一会,四人便在村长屋里的火塘边,打地铺抵足而眠。

  虽然是住在村中,刘备也没放松警惕,依然如行军时那般,把手下的十五名骑卒分五批、轮流哨望值夜,堪称军纪严明。

  平均下来,每批骑卒中间都要熬夜三刻钟的时间,然后才能回去睡回笼觉,而刘关张可以睡满七个半小时,养足精力确保明日的战斗。

  李素并不懂军阵之事,这些都和他无关,他只管呼呼大睡养足精神。

  毕竟今天骑马跑了将近两百里地,饶是他前世作为都市精英白领,到京郊马场学过一些马术,但今天这样猛骑,还是把大腿都磨破了,急需休养。

  ……

  半夜无话,所有人都约莫睡了三个时辰,眼看到了寅时,值夜的哨兵也换到了最后一批。

  “杨飞,阿贵,回去睡吧,我们来替了。”一个刘备手下的乌桓突骑队率,披挂好皮甲,带着下属,绰刀持弓爬上村中最高的木楼,挥手吩咐手下的骑卒回去睡觉。

  被替换的骑卒自然是满心欢喜地收队:“多谢刘哥,这里还有些清酒没喝完,哥几个接着喝提提神吧。”

  交班的骑卒一边说,一边把个葫芦交给队率,那队率也不推辞,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中山冬酿御寒,然后开始执勤。

  这突骑队率名叫刘盾,涿郡人。这当然不是本名,因为乌桓平民取名的时候,父母本来就只取个读音,连对应的文字都没有。

  乌桓名惯用那些“嘟噜嘟噜”的音节,跟阿三唱“我在东北玩泥巴”差不多。比如著名的冒顿(音du)单于,还有后来的乌桓蹋顿。

  刘盾本来也是只有发音没文字。但三年前他十六岁的时候,赶上了刘备募集乡勇,他就跟着投军了。刘备看他作战忠勇,便赐他姓刘,还给他的音名配了汉字。

  刘盾对于能被赐姓刘这事儿非常感动,决定死心塌地跟着刘备混。

  汉末北方胡人,也并不都是跟汉人对着干的。当时的胡汉形势与后世宋、明的情况截然不同,因为汉末有五胡,所以胡人也分生熟。

  最排斥汉化、坚持武力为敌的,主要是鲜卑人和氐人。尤其是前些年鲜卑大人檀石槐在世时,把鲜卑势力扩张到最大,号称东西一万五千里,对汉地威胁非常大。

  后来五胡乱华的历史也证明了,鲜卑人和氐人都建立了北魏、前秦等统一北方的大王朝。

  羌人相比于前面两个民族稍好一些,但也经常反叛,只是没有灭汉的野心,只想烧杀掠夺,属于第二梯队。

  而乌桓和南匈奴,大部分是西汉末年到东汉初年内附的,熟化程度最高。

  东汉朝廷也经常花钱征调乌桓骑兵攻打其他更死硬的胡族,有些后来就彻底汉化消失了。

  当然,乌桓人叛变的时候也有,尤其是黄巾之乱后这两年渐渐变多。但主要原因还是中央财政崩溃,再也拿不出钱雇乌桓突骑为朝廷打仗。

  很多乌桓人世代给东汉朝廷当雇佣军已经习惯了,没别的谋生技能,失业领不到军饷就渐渐败坏,没饭吃就化身为贼开始掠夺。

  但以刘备手下一直稳稳养着几十个非常忠心的乌桓突骑——主要是刘备发工资一向很准时。

  胡人那么多,也是要分化利用的,以胡杀胡有何不可。

  ……

  闲言休絮,且说这刘盾喝了些中山冬酿,觉得暖和了些,便抖擞精神忠于职守。

  在木楼上瞭望了约莫半个时辰,大约寅时二刻(凌晨四点),他忽然注意到南面有火把的微光。

  刘盾立刻眯起了眼睛,死死盯着那方向确认,但不久之后,随着火光渐近,忽然就熄灭了,随之而来是轻微的异响。

  “黑子,立刻去通报主公!小四,准备弓箭!”刘盾果断地低声喝令,同时攀着木楼的梯子滑到地面,趴在地上侧过脑袋,用一边耳朵贴着地面聆听。

  “南边有马蹄声!应该是贼人发现村庄在望,这才熄灭的火把。”刘盾立刻判断了出来,十有七八就是黑山贼了!

  汉人贫民饮食粗粝,没有肉食和动物肝脏,本来夜盲症就比吃牛杂羊杂的胡人严重,所以赶夜路偷袭不易,不打火把很容易自相践踏。

  只能是发现目标后再临时熄灭火把,悄咪咪摸过接敌前最后一段距离。

  刘关张和剩余的骑卒倒也警觉,本就是和衣而卧,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就起身披挂整齐了。

  黑山贼也悄咪咪摸到了村口,这才突然发喊、摸黑往村子里猛冲。

  不过,他们的呐喊如同被掐住了脖子,随着“嘣~嘣~”几声弓弦响,和锋镝入肉的闷声,气势瞬间就压了回去。

  “不好,是射声锐士,莫非有精兵调防来了?”

  “不可能!兄弟们不要慌,给俺继续冲,啊……”

  黑暗嘈杂之中,一个黑山贼小头目想稳定贼心,被一箭射中,痛苦惨叫着倒下。黑暗中并未射中要害,但那戛然而止的惨叫,对于黑山贼士气的打击是很严重的。

  “跑啊,真的有射声锐士!”那些本就只想洗劫些财物、打打顺风仗的小贼,瞬间就乱了。

  所谓“射声锐士”,是京师北军八营之一的“射声校尉”麾下精兵。

  两汉作为禁军的北军八校尉,许多都是以兵种特征命名的,诸如屯骑校尉、越骑校尉、胡骑校尉,那都是骑兵营,虎贲校尉是弓车兵。

  而射声校尉麾下,顾名思义就是精锐的弓箭兵,取“冥冥中循声而射”之意。这些弓箭手不但要箭法好,更要听觉灵敏,能够听声辨位。

  刘盾的武艺其实不算好,但作为乌桓突骑,他的种族天赋点得不错,骑射之术在刘备麾下能排到数一数二。那是从小在草原上游猎练出来的,能做到黑夜之中、三十步内射声而中。

  三十步命中,在白天靠眼睛瞄准的情况下,当然不算高手,高手都追求百步穿杨。但在黑漆漆的晚上就比较逆天了。

  即使是汉武帝那种严苛的年代,射声营选拔标准也只是听声辨位二十步中。更何况几百年来北军武备废弛,如今京师射声营的士兵,能做到黑夜二十步中的,恐怕最多只占十之二三。

  这样的大环境,也难怪这些运气不佳的黑山贼,误以为撞上了射声营,士气也瞬间崩溃了。

  不过这股黑山贼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前面都是开胃菜。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