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_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小牛吧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章 高考移民举孝廉

  刘备挣扎了几番,最后还是给李素使了个眼神,然后说道:“不胜酒力,且去更衣。”

  “来人呐,伺候世叔更衣!”甄俨有眼色,连忙努努嘴,示意家中两名美婢去服侍刘备。

  “诶,不可不可!”刘备连忙推阻。

  李素见状,上前扶着刘备去厕所,压低声问:“兄为何不依计行事?”

  “唉,喝多了容易说真话,那些要钱要粮的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啊!”刘备拍了拍李素的手,羞愧地低声回答。

  李素也是无语:“那就假借酒醉昏睡,我来开口吧。”

  “有劳贤弟了!”刘备要脸,这种厚脸皮的活只好找卖嘴皮子的李素解决。

  然后,刘备上完厕所回来又喝了两杯,就假装呼呼大睡。

  李素见状,清了清嗓子:“甄贤弟待客真是殷勤,玄德兄醉了,有些话他没来得及说,还是我代劳吧。”

  甄俨眉毛一挑,已经做好了出点血的准备。

  看来这位李兄,短短几天,就比当初更受刘县尉信任了,几乎已经是干脏活的代理人。

  “不瞒贤弟说,玄德公是至孝之人,且重然诺。他早年丧父,是叔父出钱供他游学京师、摆大儒卢植为师。如今张纯作乱,流窜幽州、祸害涿郡。然他身为冀州属官,无法回乡效力。

  因此,玄德公欲先为朝廷尽忠、替贾刺史进京通禀反情。而后便弃官归乡、募集乡勇保境安民,北却张纯、西拒黑山,护涿郡百姓安宁。但募兵自保所需钱粮颇多,还想向甄兄借用一二!”

  李素洋洋洒洒,慷慨陈词,把他和刘备的计谋中、可以拿来说的部分,都说了一遍。

  当然了,那些不能说的部分,比如“弃官也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做官、被朝廷更加重视地征辟、弃官期间要如何宣传造势”……

  那就没必要说了。这种东西干脏活的人心里知道就好,说出来有损刘备的声誉。

  甄俨也懂官场规矩,自己很快脑补出来了。

  他立刻秒懂,而后心生佩服:这刘县尉,刷孝义之名的格局,果然别致啊,几乎可与东莱刘正礼相提并论!

  咱这种“老爹死了多给点陪葬、老爹白事期间对客人尊重一点、急公好义有求必应”之类的基本操作,跟刘县尉的借势大手笔一比,简直就是小儿科啊!

  不用说,刘县尉这个大招放完,绝对孝义之名布于天下!

  说不定,还能搅动起各方势力,各为己利、利用这个事件炒作呢!

  想明白因果,甄俨非常上道地直接问:“不知需要多少?”

  李素作势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渣子:“某不曾经商,也不懂军需耗费。只是曾听兄说过,三年前他募集乡勇讨伐黄巾时,张世平、苏双两位恩人,送了他良马五十匹、镔铁千斤,钱粮若干,当时总得值钱五百万吧。这次张纯之乱……”

  “那便赠刘县尉一千万钱助军,也不用说借了。”甄俨立刻做了决断。

  李素暗暗点头,觉得对方的开价中正平和,非常上道。

  历史上,刘备就拿过两笔富商赞助,一笔就是刚才提到的、讨黄巾时的天使轮。

  第二笔,就是后来在徐州,被袁术和吕布夹击偷袭、丢了下邳逃到广陵。东海郡巨富糜竺给了他两千万、仆僮两千人,让刘备重新组织起部队。

  现在甄俨这笔钱,规模刚好介于苏双和糜竺之间,也很符合刘备现在的地位。

  你事成之后能当县级,别人才会投你五百万。

  事成能当郡级,就投一千万。

  事成能当徐州牧,糜竺才投两千万。

  不是甄家给不起更多的钱,而是刘备现在的级别,只适合拿这么多。

  A轮融资就给B轮C轮的钱,那不是好事,有可能会揠苗助长,也有可能在估值低位就让出太多股份、提前欠了太多人情。

  马云当年港股第一次上市,融钱融多了还知道让蔡重信先去存掉17亿美元呢。

  “如此,就多谢甄贤弟盛意了。”李素抱拳谢礼,然后给旁边的王县令使了个眼色。

  王县令知道甄俨跟李素有肮脏交易要谈,非常上道地也假借醉酒更衣起身离席。

  “咳咳,”李素清了清嗓子,“此番张纯出事之后,中山相之位空缺,朝廷一时也不及任命,肯定是贾刺史表谁就是谁了。玄德兄虽不能左右贾刺史决策,但我等此次掀了整个中山官场的台面,新来的府君无论是谁,为了安抚人心,我看今年本郡的孝廉指标,贤弟应该争取一下。”

  甄俨闻言,瞬间大喜。

  其实吧,以甄家的势力,就算没有官场上外援帮衬,多等几年也是能举到孝廉的,早晚而已。但是现在能借着今年的乱局,乱中取利,那就最好不过了。

  汉制内地各郡凡人口满20万税龄男丁的,岁举孝廉一人。不满20万但超过10万的,两年举一人,10万都不满的三年举一人。

  中山在冀州算是中等偏小的郡,没到40万男丁,所以每年只能举1个。最大的郡是后来袁绍当过太守的渤海郡,有70万户、近300万人口,税龄男丁也远超120万,但每年也只能举6个孝廉——因为法律上写死了无论人口再多,120万举6人就封顶了。

  所以渤海郡才是汉末第一大高考地狱难度郡。

  另外,东汉后期因为边患加重,为了鼓励国防,所以给予北部边防的幽、并、凉三州额外优惠,举孝廉所需的户口指标减半,跟后世的边防穷困省份给高考优惠差不多。

  这也是李素之前建议刘备弃官回涿郡老家剿贼救叔的重要理由之一:因为中山属于冀州,是内地郡,没有录取率翻倍的优惠。

  而过了一条易水之隔,到了涿郡,那就属于幽州,属于优惠地区,这就等于让刘备当了一次孝廉的高考移民。

  当然严格来说刘备也不算高考移民,因为他本来就是原籍涿郡,是当地人。他只能算“到了大城市当北漂打工求学,但始终坚持不放弃值钱的原籍农村户口,举前回原籍”。

  扯得有点远,幽州的优惠跟甄家没屁关系,他们还是得按土生土长的冀州竞争率来混。

  竞争激烈,考虑到孝廉后普遍被授三百到六百石的官职,所以各地孝廉的均价,都是要给太守四百万钱的。

  可往年就算你想给钱,也还得排队,张纯那儿那么多关系户,都是四百万四百万提前拍好了,甄俨太年轻,也插不进去。

  等不及的人,那就只能直接四百万买个小官,但那就没有孝廉的出身了,名声不好。

  李素现在却是借着把张纯彻底掀桌子掀了,那些在张纯那边花过定金挂过号的关系户也就不存在了。

  摇号作废,重新排队。

  新太守要感谢刘备和李素,还要考虑贾琮的态度,往后那些年可以自主,但新来第一年,总的给点面子吧?

  把这里面的弯弯绕琢磨明白后,甄俨彻底心服口服:“李兄,到时候新府君上任,该多少还是多少,钱粮自然有我们自行处置,您能帮我们插个队,已经是深感厚意了。那一千万助军钱粮,你们尽管支用不必客气。

  另外,其实我们这里还有好几笔军需物资,之前……也是有人给了一些定金,让我等才买的。但是没来提货,不如咱折得便宜些,到时候直接处理给刘县尉、助他保护乡亲吧。”

  李素眼神一眯,连忙追问详情。

  甄俨也有些尴尬,低声隐晦地解释了一番,但言语中丝毫不落把柄。

  李素便知道,这批货,可能是反贼张纯为了举事、托其他人出面扮演皮包公司买的。

  最终用途,应该是经过一番摆账过桥、关联交易的掩饰,还会流到张纯手上。

  只不过,张纯出事了,所以给了定金来不及提货,甄家白赚了一个定金。

  既然甄家这么合作,李素也不会非要究根问底把话挑明,那样双方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说难听点,真把甄家认定成“从贼”,哪怕公事公办抄家了,钱也到不了李素和刘备手上啊!

  还不如现在拿一千万助军捐纳、再买便宜军需物资呢。

  “成交,跟甄贤弟这样的聪明人说话,就是爽快。”李素端起青铜酒爵,跟甄俨皆大欢喜地碰了一杯。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