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春宵苦短_红楼天骄
小牛吧 > 红楼天骄 > 第二百二十五章春宵苦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百二十五章春宵苦短

  运河之上,楼船之中。

  贾琮和贾琏兄弟二人,正在举杯对饮。

  贾琏举杯道:“琮弟,咱们兄弟二人,单独在一起喝酒的次数,还真是不多,以前你忙着练武,几乎不着家,去了辽东,更是三年多没见。

  这回来了,又忙着敬大伯的丧事,这事那事的不断,这次我们兄弟一起去扬州,总算是有时间了,来,哥哥再敬你一杯。”

  贾琮端起酒杯,和贾琏碰了一下,兄弟二人一饮而尽。

  拿起酒壶,给二人满上。

  贾琮笑了笑道:“真要说起来,还真没有多少事,不过是一天到晚的瞎忙活,这当了差以后,本想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少管点闲事,过几天舒坦日子。

  奈何总是有麻烦找上门来,想清净清净都不行,非得逼着我出手,这当了两个多月的差事,就没清闲过,这次去扬州就当是度假、散心了。”

  贾琏笑道:“琮弟,你这手段哥哥是真的佩服,现在神京城里干净整洁,面貌一新,比以前真是强太多了,所有神京城的人都受益,外来的旅人也都啧啧称赞。”

  贾琮道:“其实这些事情算不得什么,大家都知道以前脏乱差,只不过都习惯了,觉得是小事,没人管罢了,我只不过是强制他们执行罢了,真正做事的都是下面的人。”

  兄弟二人边喝边聊,气氛倒也融洽。

  贾琏犹豫了一下开口道:“琮弟,林姑父的病情非常的严重,能不能熬过去都很难说,这次老太太和二太太人,派我陪林表妹去扬州,就是去处理后事的。

  若是林姑父去世了,就让我把林家的家产,都处理干净了,然后带回贾府,以后留做林表妹的嫁妆,我们不下手,也会便宜了林家其他人,林表妹毕竟是女孩子,很难保住家产。

  二太太或许有别的想法,不过,现在她在家里已经没有多大权利了,我们和老太太不点头,她也就想想罢了。”

  贾琮点点头道:“和我猜测的差不多,我这次跟过来是来救人的,林家的家产我并没有看在眼里,真要是到了那一步的话,起码要知会林妹妹一声。”

  贾琏道:“这是自然,怎么也迈不过林表妹去,你放心吧,现在家里也不缺钱了,不会贪这笔钱的,等你们成亲的时候,就当做林表妹的嫁妆。”

  这还八字都没一撇的事呢,先都打算好了,这也没谁了。

  不过,对于贾琏的态度,贾琮还是很满意的。

  ······

  转眼就过去了五六日,由于担心林如海的病情,几乎是日夜兼程。

  算算路程,离着扬州已经不远了,再有个三五日时间,估计也就到了。

  这日晚间,贾琮陪着林黛玉说了会话,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要上床休息,惜春和史湘云一起跑了进来。

  “这么晚了,你们两个不睡觉,又跑过来干什么?”

  史湘云道:“三哥哥,这才刚黑天不久,哪里睡得着啊,你不会现在就要睡觉吧?”

  贾琮瞥了她一眼,一个小丫头片子,哪里知道睡觉的妙处。

  这几天在船上没什么事,除了白天陪着林黛玉,史湘云,惜春三人,一起说话聊天,一起玩耍,每天晚上不是陪着鸳鸯,就是陪着晴雯。

  两人初经人事,正处在蜜月期,心中充满了柔情蜜意,对贾琮无比的卷恋,痴缠的紧,每天都盼着黑夜快点降临。

  贾琮也难得的清闲下来,放开心胸,陷入二人的温柔乡里。

  这无端的被人打扰,自然不会太开心。

  “天天在船上,又没什么事可做,不睡觉干啥啊?”

  惜春笑嘻嘻的道:“哥哥,这么早我们睡不着,要不你给我们讲个故事听吧,你都好久没给我们讲故事了。”

  这两个小丫头,原来是想听故事了,我说怎么大晚上的跑过来,扰人清梦呢。

  既然跑过来了,这两人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不然,就会一直缠着你。

  这次,贾琮可是领教了两人缠人的本事。

  贾琮无奈的道:“好吧,那就讲一个吧,听完了就去睡觉,可不准耍赖。”

  两人点着小脑袋道:“嗯,嗯,我们听完了故事就去睡觉。”

  贾琮想了想道:“要不讲个白娘子的故事吧,就是《白蛇传》,你们应该看过这出戏,我讲的和戏里唱的不太一样,你们想不想听啊?”

  惜春道:“哥哥,你讲的故事都挺好听的,你讲什么我们就听什么?”

  史湘云点点头道:“三哥哥讲的故事,一定比戏台上唱的好听,快点给我们讲吧?”

  香菱,大玉儿等人,听说要讲故事,也都凑了过来。

  贾琮回顾了一下《白蛇传》的情节,略为组织了一下言辞,清了清嗓子,开始讲了起来。

  “话说,一千年前。

  有一条小白蛇,在山间游玩的时候,被一位猎人给抓住了,就要拿回家去做蛇羹。

  路上碰到一个放牛的小牧童,见那条小白蛇,眼睛里含着泪光,甚是可怜,就从猎人的手里将它买了下来,然后就把它放走了······

  一千年后,白蛇修炼成人形,化名白素贞前来报恩······

  白素贞嫁给了许仙,两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法海将白娘子收走,压在了西湖的雷峰塔下······。”

  一群小丫头们听得如醉如痴,过了许久都没有回味过来。

  作为中华四大民间故事,《白蛇传》能流传数百载而不衰,就知道这故事受欢迎的程度了。

  再加上贾琮,稍加润色,改动了一下,故事情节更加的引人入胜,使人欲罢不能。

  “三哥哥,那个法海也太坏了,居然把白娘子压到了雷峰塔底下,真是气死我了。”

  史湘云瞪着眼睛,怒气冲冲的喊着。

  惜春也点点头道:“嗯,那个法海怎么那么坏呢?生生地把白娘子和许仙给分开了,那个许仙也太窝囊,太没用了吧?”

  晴雯道:“连自己的娘子都保护不了,那个许仙就是个废物。”

  香菱道:“白娘子真是有情有义,老天爷为什么要把他们分开呢?国公爷,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的,我要服侍你一辈子。”

  袭人笑道:“香菱,你以为你是白娘子吗?我看看你有没有尾巴,是不是蛇精变的?”

  香菱憨憨的道:“我哪有尾巴?我可不是蛇精变得。”

  众人闻言,全都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看着这个可爱的小侍女,贾琮将她拉到身边,摸了摸她的脑袋,宠溺的道:

  “放心吧香菱,只要你不愿意离开,没人能逼你的,若是真找到你父母了,当做一门亲戚不也挺好吗?也可以多一对父母疼爱你。”

  香菱道:“嗯,那我听国公爷的,我是怕找到了父母,万一他们不让我离开了怎么办?我不愿意离开国公爷。”

  鸳鸯打趣道:“香菱,那是你父母,不是金山寺的法海,不会把你压在雷峰塔底下的。”

  贾琮笑道:“就算真的把你压倒了雷峰塔底下,我也会把雷峰塔给拆了,把你救出来的。”

  香菱嘻嘻笑道:“我相信国公爷的话,一定会说到做到的。”

  史湘云拉了拉贾琮的胳膊,一脸认真的道:“三哥哥,要不我们去把雷峰塔给拆了吧,把压在下面的白娘子给救出来,你说好不好啊?”

  惜春闻言,眨巴了眨巴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那意思就是在说,哥哥快答应啊。

  贾琮一脸的无语,这两个人还沉醉在故事里,没有完全醒过来呢。

  屈指在史湘云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笑道:“云丫头,该醒醒了,还没睡觉呢,就开始说梦话了?那只是故事而已,又不是真的,就算拆了雷峰塔,那下面也没有白娘子。”

  史湘云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咯咯笑道:“三哥哥,那万一下面真有个白娘子呢?那我们不是白捡一个白娘子吗?”

  惜春也在一边,咯咯地笑了起来。

  贾琮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的道:“好了,小祖宗,快去睡觉吧,睡梦中你就变成齐天大圣孙悟空,自己去金山寺把法海给收拾了,再去西湖把雷峰塔给拆了,然后把白娘子给救出来。”

  “那好吧,我们去睡觉了。”

  两个小丫头,嘻嘻哈哈的,牵着手走了。

  远远地还听到惜春在问,“云姐姐,你真的要在睡梦中去拆了雷峰塔吗?要不要我去给你帮忙啊?到时候我要打许仙一顿,出出气。”

  贾琮听了,不禁哑然失笑,这少年的快乐,真是无法理解。

  目送两人离开,贾琮收回了视线。

  这把《白蛇传》给讲完了,又玩闹说笑了一阵,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时辰。

  这春宵苦短,还是早点睡觉吧。

  贾琮大手一挥,“上床睡觉。”

  一手一个,搂着鸳鸯和晴雯,往床边走去。

  其他人见状全都一哄而散,去了外间。

  袭人看了三人一眼,心里叹了口气,默默地去了外间。

  当初自己、平儿、鸳鸯三人,一起决定跟了贾琮,平儿已经圆房了,成了正经的姨娘,前几天鸳鸯也圆房了,就剩下自己了。

  连晴雯都跑到了自己的前面去了,自己真是太没用了,看来要主动点了。

  自己已经跟了贾琮,圆房也是早晚的事,只是自己落在后面,总感觉不如别人似的。

  不蒸馒头,争口气。

  可不能让人落下太多了。

  本来平儿掌管着宁国府的大权,就已经占了先头,和自己一起来的鸳鸯,也掌管了贾琮院子里的一切,还管理着贾琮的私库。

  相比这二人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大丫鬟,这地位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虽然自己也明白,论管理能力,确实不如这两个人,自己的性子比她们要软了一些,可是这心里还是不怎么舒服。

  好在贾琮对自己也挺好的,待遇并不比她们差,算是一视同仁吧。

  自己跟着宝玉的时候,虽然也是大丫鬟,管着他屋里的一切,可是论待遇,还真就比不过在这边,相差太大了。

  自己几个人的待遇,比西府里的几位小姐,一点都不差,吃的甚至比她们都要好。

  贾琮身边的这几个人,都是陪着他一起吃的,自然要比西府里面好很多了。

  袭人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心事。

  耳边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即便捂住耳朵,也一个劲地往里钻。

  袭人已经是大姑娘了,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到这魔音,心里就像猫抓一样。

  心里不由得暗暗啐了一口,‘呸,这三个人也太没有公德心了,也不知道弄得动静小点,真是扰人清梦。’

  拉过被子蒙在了头上,想要隔绝这股魔音。

  可是越不想听,它就越往耳朵里钻,听的袭人面红耳赤,心跳加剧,一时间不禁想入非非。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这股邪火怎么也压不住。

  袭人望了里屋一眼,看到旁边的香菱,也用被子把自己蒙了起来,忍不住做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大胆的决定。

  她悄悄的钻出了被窝,来到床下。

  走到里屋的房门前,侧耳听了听,然后,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

  就在袭人推开房门的那一刻,身后的被子里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袭人走进了里屋,随后房门又被关上。

  香菱眨了眨眼睛,袭人这个时候进去,其意不言自明,估计是想爬上国公爷的床了。

  袭人姐姐还真是大胆,换做自己还真的做不来,羞也羞死了。

  香菱虽然有点憨,但是一点都不傻,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

  自己也曾经给国公爷暖过被窝,也陪着国公爷一起睡过,只是国公爷只是抱着自己睡觉,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

  自从跟了国公爷以后,国公爷对自己非常的好,非常的宠爱自己,跟西府里的几位姑娘也没有什么差别。

  自己也暗暗庆幸,遇到了国公爷这么个好主子。

  曾经暗暗的发誓,要一辈子留在国公爷身边,服侍他,照顾他,一辈子都不离开他。

  随着年龄渐渐的大了,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国公爷了。

  看到袭人走进了里屋,虽然有些眼热,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举动。

  香菱重新躺回床上,嫣然一笑,只要能够守在国公爷身边就好,其他的自己并不强求,相信国公爷会给自己一个交代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xiaoniu8.com。小牛吧手机版:https://m.xiaoniu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